最新
2019.01.21 22:58

【王嘉納與玉東卡本特三】不忍住雞舍的女孩被賣到酒店 他為幫學生寧可下跪

文|陳怡靜    攝影|楊子磊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王嘉納從小在花蓮長大,秀姑巒溪是他北上求學時非常想念的地方。
王嘉納從小在花蓮長大,秀姑巒溪是他北上求學時非常想念的地方。

他記得實習的第1個禮拜,「開學,班上有1/3的學生沒來。同事說,他們都在山上。」王嘉納騎機車往赤柯山去,正值暑期金針盛產,學生跟著父母忙農事,看到新來的班導師,學生說:「老師,我再2個禮拜就回學校了。」然而,有父母在身邊的孩子,還是幸福的。在玉東國中,多數孩子家庭功能不足,近8成孩子是單親或隔代教養,甚至幾個月見不到父母一次。

或許是童年的自己對自己喊話,真正留住他的是學生,也是兒時的自己,「這邊的生活就是如此,他們必須學著怎麼賺錢,怎麼幫忙家庭。」他口中的「他們」,其實也是「我們」。王嘉納的父親在他1、2歲時就因病辭世,他對父親的印象就是一張照片,每當調皮闖禍後,就是罰跪在父親照片前。作文題目發下來是「我的父親」,沒有爸爸的他只能改寫「我的母親」,「久了,也習慣了生命中沒有這個元素」。

父親缺席的童年,也是偏鄉許多孩子家中的常態。他說:「很多人的父母離異了,或是原鄉沒有工作機會,只好把孩子丟在鄉下給老一輩養。」有時木工班週六趕工,他中午會開車去買便當,那一小段到鎮上的路,就是他跟學生的談心時刻,「我會刻意帶一個孩子去拿便當,在車上跟他聊,聊自己,也聊家裡的故事。」

去年6月底到7月初,玉東卡本特北上華山展覽,大型家具幾乎都被訂光。撤展前,師生重新打磨桌面補強,要給顧客最完美的作品。
去年6月底到7月初,玉東卡本特北上華山展覽,大型家具幾乎都被訂光。撤展前,師生重新打磨桌面補強,要給顧客最完美的作品。

 

住雞舍上的女孩 是心中永遠的痛

畢業於玉東國中、目前就讀玉里高中的楊瑞恩就是一個例子。父母親都在外地工作,他和弟弟、妹妹與親戚同住。孤獨的孩子進了木工班,覺得像進了一個大家庭,「老師很像爸爸,會聽我們的心事、會解決我們的問題。」木工是一場孤獨練習,大大小小的木頭要雕磨成形,得經過上萬次練習,「老師就陪在身邊,提醒我們,堅持就會得到成果。」

耐心與細心換來的是成就感,看見作品一點一滴成形,也為原本無路可走的孩子構築自信。每每在展場,最欣賞作品的,都是學生自己。王嘉納說:「第1年做完家具時,有孩子坐在沙發裡面都不出來,他說覺得好幸福喔,真的好幸福喔!」撫摸著溫暖的木頭,他很快又哽咽了:「我以前沒想過,這些他們覺得很漂亮的家具,會讓他們聯想到幸福的家庭。」

王嘉納想搭起學生的自信心,但現實生活拉扯著家庭失能的孩子,都是他心上的痛。王嘉納記得,曾有個女學生,總是乾乾淨淨、成績優秀,國中3年全勤。王嘉納幾次想家訪,女孩卻都拒絕,直到有次下雨天送學生回家,才知道,那女孩住在雞舍上,「門一打開,底下都是雞,她還要照顧癲癇的妹妹,煮飯給妹妹吃。」後來,女孩被母親賣到酒店,胃也喝壞了。

往下繼續閱讀

另個故事也讓他心痛,當年國三的小香(化名)父親早逝,國中3年只請過2次假,一次是母親失蹤2週後被發現陳屍在檳榔園裡,另一次是母親的告別式。他說,小香是極有才華的孩子,留在這裡,這輩子注定就埋沒了。「我跟孩子說,老師一定想辦法幫妳找資源去讀書,就算要我去跟他(有資源的人)跪都可以。」小香後來考上北部大學,王嘉納還到系上拜託昔日同儕照顧學生。

更新時間|2019.01.24 09:5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