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2.27 23:28

【全文】全國最夯野溪溫泉 村民私設關卡收費直擊

文|洪振生    攝影|宋岱融
屏東霧台鄉深山中的哈尤溪溫泉以七彩岩壁聞名,絕景更奪下網路力推的「全台第一野溪祕境」。(翻攝自屏東國際觀光影片)
屏東霧台鄉深山中的哈尤溪溫泉以七彩岩壁聞名,絕景更奪下網路力推的「全台第一野溪祕境」。(翻攝自屏東國際觀光影片)

藏身在屏東縣深山之中的霧台鄉哈尤溪,以七彩岩壁和「雲豹之湯」野溪溫泉聞名,澄澈溪水成為這2年來最紅火的私房祕境,原本當地是完全開放給山友和越野單車族群到訪,不料現在全部變樣。

多名山友指稱,當地鄉公所藉口在溪床修築施工便道形成路障,僅留位於大武村的一處入口。接著由當地村民組成的4輪傳動車隊,以每名乘客1500元費用將遊客載到目的地,行徑猶如山中攔路虎大收買路錢,成群車輛同時大肆穿越、騷擾野生動物保護棲息地,也令外界對自然生態旅遊打上問號。

2月21日,本刊記者直擊4、5名從高雄來的遊客,風塵僕僕地來到屏東哈尤溪朝聖,他們耗了好幾個小時,翻山越嶺來到集結點的霧台鄉大武國小操場。

 

朝聖祕境 遭嗆要預約

現場一名婦人原本願意載送這批人前往野溪溫泉,突然旁邊男子吆喝:「沒有啦!我們採預約制。」「必須要前一天預約。」婦人頓時噤聲,乘興而來的遊客不禁懊惱追問,熱門祕境沒有網站系統,外界哪曉得報名程序。

哈尤溪溫泉

被譽為「雲豹之湯」的哈尤溪溫泉,隱身於屏東霧台的深山裡,它以高聳的七彩岩壁和清澈見底的溪水,相映成絕美的景緻,更是網路推薦第一名的野溪溫泉祕境。

雙手抱胸、嚼著檳榔的年輕人斜靠鐵椅上,不耐煩地回稱:「現在你就知道了啊!」還得意地提到許多遊客吃閉門羹的經驗,「不用網站,全是熟人熟路」,年輕人一陣詭異冷笑,接著蔑視地直指牆上的預約電話,還聲稱目前預約已排滿到3月底,「我們寧可人家不要來」,這幕場景就在知名的哈尤溪遊客接待大門前發生。

野溪祕境哈尤溪暴紅,每日限定200人的員額,3月底前已爆滿。
野溪祕境哈尤溪暴紅,每日限定200人的員額,3月底前已爆滿。

位於屏東霧台大武村的哈尤溪,屬於隘寮北溪支流,當地溫泉富含鐵質,因而在深山溪谷中形成令人驚艷的壯麗七彩岩壁,每年從12月到隔年4月枯水期,從大武部落進入約16公里,光是透過徒步溯溪,單程就得耗時4小時,由於行程必須具備相當的體力,此地更是許多中北部越野自行車人士的神祕景點,屏東縣政府還曾與縣議會組團探勘攬勝,其與中部的北港溪野溪溫泉同享盛名,限時美景吸引了一年比一年更多的遊客。

 

挖溝擋道 設關卡收費

童姓山友向本刊表示,哈尤溪當年算是人跡罕至的景點,除了步行和自行車外,許多人會駕駛吉普車或沙灘車進入蜿蜒的河道,他們經常從霧台鄉的霧大聯絡道路下切,由古仁人橋下進入溪床直抵野溪溫泉。後來第七河川局在橋下築起一條便道,並且在便道與橋間挖出一道深達3公尺的橫溝,猶如「護城河」阻絕山友進出,霧台鄉公所則在霧大道路9點5公里處開闢唯一通往哈尤溪的關卡,並以大石封閉其他所有能下切溪床的路徑,形同把所有人車匯聚在上述要收費的大武國小單一入口。

大武部落在各小徑設置巨石路障,自備交通工具的民眾通過閘口只能乖乖繳人頭費。
大武部落在各小徑設置巨石路障,自備交通工具的民眾通過閘口只能乖乖繳人頭費。

在唯一的入山通道前,如果民眾自行開車,每人必須繳交200元人頭費,也可以單純步行或自騎自行車進入,若是想搭乘當地村民提供的車輛,每名遊客行程費用酌收1,500元,服務的項目涵蓋來回交通接送、解說、保險以及中餐。

原本任何人都有權進入溪床或林班地,第七河川局和鄉公所的做法,形同圖利在入口處那批開吉普車攬客的部落人士,而且妨害公眾的通行自由。

霧台鄉公所在隘寮北溪築起便道長堤,外地吉普車被迫只能選擇部落唯一入口進入哈尤溪。
霧台鄉公所在隘寮北溪築起便道長堤,外地吉普車被迫只能選擇部落唯一入口進入哈尤溪。

除了強行收費外,另一位羅姓民眾更氣憤地說,他們20多位朋友相偕本月底步行前往哈尤溪溫泉,日前先打電話向部落柯姓男子聯絡,對方竟聲稱名額已滿,不准進入,除非他們化整為零分成4天進入。

負責接駁的吉普車採靠行排班制,沒有事先預約的遊客,註定得敗興而歸。
負責接駁的吉普車採靠行排班制,沒有事先預約的遊客,註定得敗興而歸。

羅姓民眾不滿地說:「明明在進入霧台山區的台24線道路上,就已經先在前方的三德檢查哨辦理入山登記,由警方掌握人員進出,部落根本沒有權力限制名額。」

 

部落收入 年逾二百萬

本刊調查,大武部落負責哈尤溪旅遊業務接待的單一窗口,正是記者所見到這名態度輕佻的男子柯駿弘。大武部落由部落會議決定經營哈尤溪生態旅遊路線,部落主席、前鄉代柯海燕授權柯駿弘專責對外聯絡,只是其接待品質竟如此不堪。

大武部落在大武國小設立接駁點,負責接待遊客的柯姓男子(右)。
大武部落在大武國小設立接駁點,負責接待遊客的柯姓男子(右)。

霧台鄉長杜正吉坦言,哈尤溪生態旅遊係由鄉公所輔導,成形後全權交由部落經營,採預約制方便進行總量管制。他提到2017年哈尤溪洪水暴漲,造成一人沖走溺斃,就是因為外地民眾不熟當地天候變化和溪床地形,結果每次發生問題還是得靠部落救險,「為了安全和統一管理」,杜正吉不諱言築起便道,用意就是阻斷人車進入哈尤溪,由單一入口進出適時掌握人車;他強調旅遊收入皆由部落勻支,鄉公所並不插手經費運用。

本刊調查,部落與開車村民的拆帳方式是,從每名遊客1,500元收費中提撥200元給部落,光是如此,去年部落收入就超過200多萬元,這個旅遊路徑對貧窮的山區部落無疑是座礦山。

進出哈尤溪得搭乘部落提供的4輪傳動車,每人至少得付1千5百元。
進出哈尤溪得搭乘部落提供的4輪傳動車,每人至少得付1千5百元。

 

自主管理 無法理支持

然而,這種攔路索費的做法,在法律上卻絲毫站不住腳。

一名部落人士私下表示,目前雖然有《原住民族基本法》,但相關的自治區條例都還躺在立法院,沒有籌措財源的法律依據,貿然收取費用恐有爭議。

霧台鄉公所修築便道管制外地車輛進出河床,外界批評是封山狂收過路財。
霧台鄉公所修築便道管制外地車輛進出河床,外界批評是封山狂收過路財。

屏東縣政府原住民處副處長蔡文進坦承,目前大武部落自主管理型態確實沒有完整的法理支持,霧台鄉公所現正循《發展觀光條例》,將轄區大武和神山、阿禮、霧台等部落,爭取劃入「自然人文生態景觀區」,未來透過訓練和解說服務,向民眾收取費用才是正途;現階段大武部落的收費辦法,並未獲得地方代表會支持,更別提縣府核備的程序。觀光局茂林國家風景管理處副處長李易蒼則是含蓄地說,只要不違法、活動顧及遊客安全,處方都尊重地方的發展權益。

往下繼續閱讀

政府大力推展觀光方興未艾,哈尤溪生態旅遊原是美事一樁,如今當地民間組織卻公然劃地為王,還以改裝車輛在溪床非法招攬旅遊,相關政府單位實應積極介入協調,共同找出一種符合當地生態旅遊的發展模式,而非從旁協助「圍獵」,容忍部落收費於法無據,國法蕩然,生態旅遊也蒙塵。

回應

水利署第七河川局:派員實勘了解

霧台鄉公所確實在2015年底提出在隘寮北溪多處溪段施設便道,局方也同意其使用、管理維護到2020年,當時鄉公所所持理由是為進行霧台至大武聯絡道路改善工程;目前當地河川非屬汛期,便道二端以柵門阻絕進出恐有不當,局方將派員現地實勘,並了解便道高度是否符合規範。

更新時間|2019.02.27 06: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