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9.08.02 15:54

【馬欣專欄】《靈異街11號》 偶像魅力不是類型劇的敵人

文|馬欣
《靈異街11號》中,李國毅飾演的混混死而復生,突然擁有陰陽眼。(LINE TV提供)
《靈異街11號》中,李國毅飾演的混混死而復生,突然擁有陰陽眼。(LINE TV提供)

《靈異街11號》在恐怖美學與劇情鋪陳上都到位,是近期成功的驚悚劇。唯一可惜的是男女主角去星味得有些刻意,多年來,台劇對偶像不是將其角色工具化,就是避之唯恐不及,但日後若要往類型劇的路線走,台劇需要動作更颯爽的警探、更不同一般的趨魔者、以及更自信的反派。類型劇不需遮掩年輕人的魅力,正因為正反派分配固定,台劇未來需要的是更具偶像魅力的藝人成就經典角色。

2019年,台劇顯然更努力往類型劇的路線殺出血路。目前打出人氣的都會愛情劇《不能是朋友》,成功的原因在於偶像劇終於不流於蒼白的敘事。下半年的《俗女養成記》有原著的好口碑,是被看好的一齣,另外目前像恐怖方向嘗試的《靈異街11號》也終於有了相當的完成度,驚悚路線從電影開始延燒到戲劇,走出了一條明確可行的路。

 

恐怖驚悚類型 為台片與台劇開出條大路

以電影票房來說,這幾年恐怖驚悚路線是最能立竿見影的題材,但驚悚類型最考驗的是編導的精準能力,近年最成功的是2016「植劇場」的《天黑請閉眼》以相當吸睛的片頭美學揭開密室殺人的陰冷氣氛。這是在過於直白的《台灣靈異事件》(1996)後,台劇第一次有了往驚悚美學前進的野心。

《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以造型和美術營造出恐怖感。(威視提供)
《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以造型和美術營造出恐怖感。(威視提供)

驚悚劇最重要的是美學,要讓人在大白天的日常闖進出不去的陰沉噩夢感,連次元感都錯亂的認知,最考驗氣氛與環境的營造。如《紅衣小女孩2》最後鏡頭帶到彷彿出不去的山、《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雖是白天,但林中的暮氣就已經封鎖住眾人。如何讓觀眾有「出不去」的感覺,離「現實生活」只有一線之隔,但卻咫尺天涯,這種既視感,是恐怖題材的基本功也最難的部分。

如同你記憶中帶走了經典片《鬼店》的符號散場,就仍殘留有人還在裡面的「不安」。溫子仁的片儘管參差,但《厲陰宅》成功在於他將70、80年代洗腦的美國家庭生活變成亂碼,像是有什麼破壞了全家福的預感,才能成為佳片。

 

讓日常成亂碼 《靈異街11號》打造亞洲恐怖美學

台劇的恐怖美學才剛開始,之前《魂囚西門》就是氣氛的破綻太多,無法困住觀眾的感官。《靈異街11號》在洪子鵬導演手中終於回穩,故事起頭從黑幫鬥毆開始,那是一種不見天日,但仍是活人世界。真正開始鬧鬼是在亮晃晃的白日,才真讓主角感受到日夜都「不見天日」的幽冥恐怖,這也是日韓片最擅長的部份,如《咒怨》的鬼屋在白天比晚上更恐怖,顯示東方恐怖美學在於儘管陽光仍在,但就是照不進某個結界。

主角從黑幫小子到為警察進行通靈辦案,這人物設定既接了民俗地氣,也成功地達到了氣氛的營造。男女主角設定也相當保險,女法醫與從黑道轉殯葬業的小子,加上甘草人物與資深演員如喜翔、太保等,角色的設定讓故事能四平八穩,尤其資深演員讓劇有了日常感。

 

類型劇少了星味 等於自斷一條胳臂

但這齣劇仍少了點明星魅力與懸念,一般來說,台劇為了要讓年輕演員少點演偶像劇的痕跡,無論在造型或是演法都刻意將其「平凡化」,但愈將其平凡化就愈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編導心思,反成為年輕演員的硬傷。

或許因為之前有過太多浮誇偶像劇,台灣其實是對偶像存有負面觀感的娛樂市場,但其實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也是偶像、香港天王也都當過偶像,偶像是好壞劇都試過,能沾煙火氣又有魅力進化的可能,一個成熟的市場,不需要有人一再證明自己不是偶像。但其實《我們與惡的距離》前幾集的確靠賈靜雯的星味扛起了亮點。

韓劇《客:The Guest》,神父服凸顯了金材昱(右)蒼白邪氣的魅力,以及他修長的身材。(愛奇藝提供)
韓劇《客:The Guest》,神父服凸顯了金材昱(右)蒼白邪氣的魅力,以及他修長的身材。(愛奇藝提供)

老實說,演員有星味並不會壓過故事本身,這是台劇的長年迷思,好像偶像魅力就是劇情戲的敵人。但日劇《靈異界限》(Border)中,小栗旬演的就是能通靈的警探,絲毫不掩星味地以帥氣的動作樹立了人物風格,如何因正義的執著而誤入邪道的扭曲。《魔王》中,生田斗真與大野智黑白難分的對峙,更是個人魅力的極致發揮。韓劇《客:The Guest》,神父凸顯了金材昱蒼白邪氣的魅力,角色能保有個人特質同時撐起名場面,這是有藝人的專業,不用刻意抹煞或掩蓋成「普通人」,使得新生代總綁手綁腳。由人物來帶領故事魅力無可厚非,且這是能讓戲大鳴大放的原因。

 

日韓偶像與類型劇的相輔相成

如何不失自我風格又有演技,如菅田將暉在《Dele刪除人生》的精彩演出,讓人覺得果然任何角色到他手上都有獨特理解。石原里美演《法醫女王》的星味並未讓劇失分,所以不懂為何《靈異街11號》要刻意以書呆造型來顯示簡嫚書的法醫職業,若演技真未成熟,以造型標籤化反顯不自然。

《靈異街11號》刻意以書呆造型來顯示簡嫚書(右)的法醫職業。(LINE TV提供)
《靈異街11號》刻意以書呆造型來顯示簡嫚書(右)的法醫職業。(LINE TV提供)

近年來,業界對偶像的避之唯恐不及,如此我們才多年難有「若是誰來演必定萬分期待」的明星演員,試問誰會否定二宮和也的演技呢?誰不期待孔劉出手呢?他們都可以是偶像也是演員。所謂接地氣或轉型不代表俊男美女都要像隔壁班同學。

有某些特定的帥氣動作,或是動作戲的颯爽都是主角的基本功,也是刑偵與驚悚恐怖劇中,探案者與驅魔人不可或缺的魅力。若要往類型劇走,除重用資深演員穩住核心外,同時更要有帥氣的鎮魔力、不同一般的歪道警探、以及更自信或更扭曲的反派。

 

我們的恐怖劇偏健康溫暖 是特色也是侷限

《通靈少女》、《靈異街11號》的底子都偏向健康溫暖,這並沒不好,但長遠看有侷限,普遍來說就如同好學生在講恐怖故事給你聽,很難做到《哭聲》《李屍朝鮮》關照人性多變的恐怖感,沒有一定的黑暗必顯不出光明的力量。

因此盼望更多有明星魅力的人能進入類劇型裡,且不夠年輕怎麼能顯出走歪與純真的兩面張力?就像沒有當年基努李維頹美成就不了《康斯坦丁驅魔神探》。想往更成熟的類型劇走,不應再刻意掩蓋年輕藝人的魅力,或避掉小鮮肉演員,而演員本身也必須要有兩者兼備的認知,偶像從不是包袱,只在你的獨特性,讓角色出來有演員的印記,如《信號》的缺一不可,這樣類型劇才真成功。

更新時間|2019.08.03 16:5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