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10.03 05:58

【全文】濟公預言死者託夢 溶屍案靈異巧合助警緝凶

文|梁佑全    攝影|吳宗哲    繪圖|林媛婷 
2名被要求協助棄屍的男子,不約而同夢到死者從桶中探頭,其中一人嚇到報警。
2名被要求協助棄屍的男子,不約而同夢到死者從桶中探頭,其中一人嚇到報警。

2008年,新竹縣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溶屍案,林姓被害人遭凌虐致死,屍體被對折塞進橘紅色大型塑膠桶,潘姓、謝姓凶手還倒入54瓶鹽酸,企圖溶屍,卻無法得逞,只好再找另外2名男子協助棄屍。令人訝異的是,2名男子不約而同夢到死者從桶中探頭的景象,因擔心惡靈纏身,選擇向警方報案,順利逮捕凶手。此外,偵辦過程還出現許多靈異巧合,讓人嘖嘖稱奇。

雖然案發距今超過12年,但時任新竹縣警局竹北分局六家派出所所長的黃兆灃,談到這起溶屍案,仍記憶猶新。他告訴本刊,案發半年前,他去竹北一間宮廟參拜,當時被濟公師父降駕的乩童突然指名找他,並且跟他說:「半年後有件事,你要很小心地處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當時黃追問是什麼事?但乩童只拿扇子打他的頭,並在桌上寫著「芎林」二個字,要他放在心上。

案發前半年,新竹某宮廟的濟公師父曾向派出所所長預言將有大案發生。(翻攝東森新聞)
案發前半年,新竹某宮廟的濟公師父曾向派出所所長預言將有大案發生。(翻攝東森新聞)
派出所所長當時半信半疑,結果被濟公降駕的乩童用扇子打頭。(翻攝東森新聞)
派出所所長當時半信半疑,結果被濟公降駕的乩童用扇子打頭。(翻攝東森新聞)

 

怕鬼纏身 怕鬼纏身

半年之後、2008年5月13日,一名楊姓男子跑到六家派出所報案,說一名謝姓男子請他協助棄屍,他還未參與就接連夢到狀似死者的人從桶中探頭的景象,因擔心被惡靈糾纏,所以選擇報警,希望警方介入偵辦,替死者討回公道。

黃兆灃聽完楊男的陳述,想起半年前濟公師父講的話,心想這可能是人命關天的大案,既然凶手要找人幫忙棄屍,就請楊男不要聲張,順勢充當幫手,好一探虛實。

警方喬裝成棄屍幫手,順利逮捕凶手,並封鎖現場進行採證。(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喬裝成棄屍幫手,順利逮捕凶手,並封鎖現場進行採證。(東森新聞提供)

但警方不能無憑無據辦案,加上楊男也未看過屍體,為確保程序正當,黃義正詞嚴地告訴楊:「你願意負責任做筆錄,我們才能發動偵查,亡者也能沉冤昭雪,否則到時候找上門…」話還沒說完,楊男突然情緒激動地說:「你不要嚇我,死者真的已經來找過我們了!」

原來,謝男找楊與另一名張姓男子商議協助棄屍後不久,都還未開始執行,楊、張二人就不約而同做了一樣的夢,夢中二人在爬山,快到山頂時,突然看到一個橘紅色的大型塑膠桶,桶上的蓋子被頂開,接著一顆人頭從桶內探出盯著二人,嚇得他們二人從山上滾下,最後驚醒。

 

警佯同夥 見屍緝凶

黃兆灃聽完楊男的陳述後,先安撫他的情緒,之後便請員警製作筆錄,自己則開始安排人手,準備喬裝成棄屍的幫手。之後,警方請楊男先與謝男約在新竹一間國小會合,黃回憶說:「我跟同仁看到凶手帶著啤酒前來,表情很輕鬆。」不知情的謝男還很高興地對黃等人說:「兄弟,事成後一定重重答謝!」簡單聊了幾句之後,一行人便前往屍體所在地的芎林宿舍。

「一路上,我們都在詢問屍體狀況,謝男則很有自信地說,他是做水電的,溶屍的桶子有改裝過,不會有屍水或異味跑出來,而且棄屍路徑完全沒有監視器,絕對不會有問題。」黃兆灃聽完之後研判,這起命案八九不離十應該是真的,於是暗中聯絡同仁前來支援。

謝姓共犯除了參與毆打死者,還協助主謀企圖用鹽酸溶屍。(東森新聞提供)
謝姓共犯除了參與毆打死者,還協助主謀企圖用鹽酸溶屍。(東森新聞提供)

到了屍體所在地的巷口,謝男先將車子停下,並打電話給一名潘姓男子,請潘男將門口飼養的黑狗綁起來。謝男告訴黃兆灃等人:「我老闆養的那隻黑狗會咬人,有陌生人靠近,牠也會亂叫,一定要先綁起來,省得麻煩。」不過,當一行人進入時,黑狗卻猶如哈巴狗般乖巧安靜,彷彿有人在一旁安撫般。

謝男帶著一夥人前往二樓廁所,裡面就放著一個橘紅色的大型塑膠桶,黃兆灃回憶說:「蓋子一打開,我很明顯看到一個人,穿內衣、背向上,就像醃菜一樣被折在桶內,但現場真的沒有屍臭味。」確定真有屍體後,警方馬上掏槍控制謝男,並前往潘男的房間,將其一併逮捕。

凶手具水電專長,特別將塑膠桶改造,讓屍水能順利排出。(翻攝畫面)
凶手具水電專長,特別將塑膠桶改造,讓屍水能順利排出。(翻攝畫面)

 

毆死小工 塞桶溶屍

因鐵證如山,謝男及潘男百口莫辯,只好把案情全盤托出。原來,林姓死者是水電包商潘男雇用的小工,因為有學習障礙,工作表現不佳,常被潘、謝等人欺凌,輕則賞巴掌、重則以棍棒毆打。

不過,當時的工地主任發現林男身上常有傷痕,經常詢問、關切,潘男為了避免麻煩,除了趕工時會讓林男協助,其餘時間都將林反鎖在員工宿舍。當年2月24日晚間6點多,潘男等人下工回到宿舍,發現屋內香菸及橘子數量短少,立即質問林男是否偷吃?接著拿起木棍、球棒對林男一陣痛打。

潘姓主謀是水電包商,不時凌虐林姓死者,最終導致悲劇發生。(東森新聞提供)
潘姓主謀是水電包商,不時凌虐林姓死者,最終導致悲劇發生。(東森新聞提供)

林被打得四處逃竄,但現場其他男女卻無人出聲制止,潘男發洩完怒氣後,又命令林男洗米煮飯,但林卻不慎將飯煮乾,潘男等人又用拖把、球棒圍毆林,還要他在客廳罰跪、伏地挺身、匍匐前進和青蛙跳,原本在一旁看熱鬧的人,也紛紛加入凌虐行列,林做伏地挺身時,甚至有人坐在他身上施壓,林撐不下去尋求救援,還遭一腳踹開。

潘男等人眼看林氣息越來越微弱,卻因怕東窗事發,不願意將他送醫,只將他反鎖在房內,5天後林就因為傷勢過重,不幸身亡。

凶手把屍體塞入桶中,還裝設管線排放屍水,並倒入鹽酸企圖溶屍。
凶手把屍體塞入桶中,還裝設管線排放屍水,並倒入鹽酸企圖溶屍。

發現林男死亡後,參與施暴的人全都逃之夭夭,只剩潘、謝二人,他們一邊喝酒,一邊商討如何處理屍體,最後二人決定把屍體裝進大型塑膠桶、泡工業鹽酸,等屍體溶解到只剩骨頭時,再加以丟棄。打定主意後,二人買了大型塑膠桶、手套、12瓶鹽酸,並以水電專長改造塑膠桶,在桶內裝設管線讓屍水可直接排到馬桶,避免散發屍臭味。

接著二人將林男的屍體對折,以頭腳朝下、背部朝上的姿勢,塞進塑膠桶,然後先灌熱水將屍體泡軟,再倒入鹽酸,企圖溶屍。但浸泡了10天,屍體卻沒有溶解的跡象,謝男於是每10天就加入新的鹽酸到桶內,2個月的時間,一共用了54瓶鹽酸,直到警方上門將二人逮捕,才讓犯行曝光。

2名凶手2個月內陸續買了54瓶鹽酸,企圖溶屍,但沒有得逞。(東森新聞提供)
2名凶手2個月內陸續買了54瓶鹽酸,企圖溶屍,但沒有得逞。(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詢問二名凶手,為何能毫不在乎地與屍體共處?潘、謝二人竟只淡淡地回說:「活著的時候就不怕他,死了怎麼會怕?打死就打死了!」冷血的態度,讓警方也感到相當錯愕。

 

靈異巧合 讓人稱奇

針對這起溶屍案,法院最後將潘男、謝男依傷害致死、私刑拘禁、毀損屍體等罪名,判處14年8個月、11年8個月徒刑,其餘參與毆打的男女則判處4年有期徒刑。

除了濟公預言、亡者託夢、黑狗停吠,此案還有另一個靈異巧合。黃兆灃告訴本刊:「破案隔天,參與任務的同仁在執行交通勤務時,突然看到一張報紙緩緩飄了過來,同仁撿起一看,上面正好就是寫溶屍案,頓時讓同仁感覺好像是死者向他道謝一樣。」

時任六家派出所所長的黃兆灃,談到新竹溶屍案,仍記憶猶新。
時任六家派出所所長的黃兆灃,談到新竹溶屍案,仍記憶猶新。

黃兆灃說:「因果報應、屢試不爽!」無論再怎麼精心策劃,只要為非作歹,上天絕不會袖手旁觀,警方也一定會戮力偵辦,將凶手繩之以法。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