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全文】困擾手機成癮症 謝盈萱10年怪夢糾纏

文|陳尹宗    攝影|蕭志傑
謝盈萱演出《俗女養成記》第二季已經感到壓力,除了觀眾期待之外,因為探討更多大齡女子的寫實議題,一開始她有點緊張,放不開手。(黑色背心、透膚蕾絲襯衫、五分褲、腰帶、過膝靴、古銅金層次項鍊 all by Saint Laurent)

謝盈萱跟著《俗女養成記》中「陳嘉玲」的角色年紀到了4字頭,但她在現實中上一次的感情,依舊停留在29歲時談的那場戀愛,從此投入工作至今,代價就是過著已經快要失去自己的生活,並且深受睡眠問題所困,到了需要向醫生求助的地步。

跟《俗女》劇中角色不同,謝盈萱已經十多年沒談戀愛,目前也沒有對象,並稱自己生活快被工作吞噬。(華視、CATCHPLAY提供)

《俗女養成記》第二季正在熱播,每集收視率都刷新該劇自我紀錄,謝盈萱金馬影后級的演技把裡頭「陳嘉玲」一角色詮釋得很接地氣,只是跟角色不太一樣,今年41歲的她在感情那塊,已經空白了10年以上。

 

凍卵貴鬆鬆 負擔不起

謝盈萱上一個男友是在29歲時交往,對方當時也是個劇場人,只是因為後來各自成長,工作模式與生活方向也有不同想法,經過成熟的談判後和平分手,決定各往各的方向前進。


謝盈萱(右)跟對象沒有曖昧空間,只要發現不適合就會明顯表態,她上一次約會已是4、5年前的事。(華視、CATCHPLAY提供)

後來花了1、2年的時間走出情傷,謝盈萱會念舊,整理失戀心情時多少也經歷過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憂鬱和接受,所謂的「悲傷5階段」,但過程沒很誇張;至今她再沒有遇到一個想成為長期伴侶,或要結婚的對象;直到4、5年前有跟人約過會而已,最後也不了了之。

謝盈萱談過的戀愛次數不多,追求者也算少,初戀在大學時期,但沒像媒體寫的又高又帥,只是每天都有戲劇性的情節,一直在演一些非常瓊瑤式的戲碼,比如在雨中奔跑過,分分合合也吵來吵去,情緒大鳴大放。兩人在畢業前分手,現在跟對方是好友,「謝謝他陪我走過那段很青春的歲月」。

謝盈萱(左)認為,生小孩比找對象還要容易;她也曾想過凍卵,但賺的錢負擔不起。(華視、CATCHPLAY提供)

跟所有的「俗女」一樣,謝盈萱自承到了一定的年紀就會開始想是不是要結婚,該不該生小孩或者思考凍卵,也會被周遭的人一直不停詢問,就像是被制約了一樣,「教育真的是蠻恐怖的」「比方說,三十就要而立,四十就要不惑,而且五十就要知天命,可是我覺得現在年代其實已經不同」;不過凍卵費用她算了算,覺得負擔不起於是作罷。

 

至少169 拒短男人

戲中的謝盈萱(右)跟溫昇豪(左)結束交往之後,經歷過悲傷的5階段;現實生活中她失戀則是投入工作,接戲密度變高。(華視、CATCHPLAY提供)

謝盈萱現在的理想對象雖然已不是圈內人,但也擔心未來的他要跟公眾人物在一起,付出的成本會非常大,也很怕對方受到傷害;謝盈萱喜歡聰明、有智慧並良善的人,至少跟她一樣高(169公分),關注事情的角度希望一致,對方能是知己也是室友,尤其現在對她來說,兩人能不能相處,反而是比要不要結婚這件事更重要而且務實的問題。

謝盈萱希望能夠慢慢活成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性別雖然不是未來考量對象的一個重點,但過去交往的都是男人。

長輩曾經給過謝盈萱婚姻壓力,而且就連沒啥關係的人,也都對她品頭論足,現已過了會被催婚的階段了,家人還會安慰她,「是別人配不上我們家盈萱」。感情生活雖然空缺,謝盈萱的心力現在都投入演戲,就跟上次恢單之後,她在劇場接戲的密度變得很高一樣。不過都在想著工作的結果,反而太不健康,讓自己失去生活。

不僅《俗女》第二季,謝盈萱(左)的《四樓的天堂》也即將上檔,劇中她跟潘麗麗(右)有不少精彩的母女對手戲。(公視提供)

謝盈萱手機放不下來,於是吃飯就很久沒有好好的吃,跟朋友好好聊天;她甚至想過要換成非智慧型的手機,或者關閉自己所有社群網站。此外她也一直睡沒很好,甚至需要就醫解決,同時試過多種助眠方法,而且每當生活進入新的篇章,就開始會有新的夢境,有陣子常做高處墜落的夢,或者夢裡在飛但怎麼也飛不高。

 

禁止叫女神 稱讚過譽


謝盈萱目前自力保養維持外貌,她說過從大學就知道自己是老著等的演員,未來接的角色也可能以媽媽居多。(翻攝自謝盈萱臉書)

根據網路資料,墜落的夢最常被解讀是面臨著某種無法處理的情況,或是擔心某件事情失敗而感到的焦慮。謝盈萱的確也不常輕易放過自己,2018年,她以《誰先愛上他的》得到金馬獎最佳女演員,只是事後「影后」頭銜給了她頗大壓力,也很害怕「神演技」「女神」這種可能過譽的稱讚。

謝盈萱坦言很多年來一直睡不好覺,而且需要求助醫生;她用「職人」的方式演出每個角色,也快失去了自己生活。(磚紅色洋裝、撞色腰帶 all by Longchamp)

得了影后,謝盈萱一度消失,結果是因飽受頸椎疼痛之苦,疑似長期姿勢不良,結果導致右手無法正常使力,甚至脖子無法右轉,「趴跟躺都有問題」,於是只好暫停工作養病。除了生理之外,內心調適也是,謝盈萱之前接受雜誌專訪,曾如此有感而發說道:「《俗女養成記》對我來說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當時我對周遭一切事物都感到疲憊,我只想做點沒有意義的事情,在選角上,導演找了很多過去劇場的夥伴,我當下決定要放手玩,不想再管什麼演技,爽就好!」


在《孤味》中飾演不受世俗感情拘束、自由瀟灑的舞蹈家,謝盈萱(中)的上一段戀情是以對方為主,分手後也有痛苦跟不解。(威視提供)

「我要謝謝陳嘉玲(《俗女》角色名字),因為她讓我不用煞有其事的去演一個角色,因為真正的謝盈萱,她就是一個俗到不行的人,一個普通到不行的人,只是她的職業剛好是一名演員。」

 

當女人好煩 情緒太多

謝盈萱在戲劇系畢業之後,曾經一年收入只有1、2萬元,時不時要靠家裡幫忙金援度日。

到了第二季的某一場戲,謝盈萱因為一些難以理解的個性,或者情緒問題,導致生活上與家人、朋友、伴侶相處發生衝突,承認自己「有病」;私下她也曾莫名奇妙情緒潰堤哭泣,只是因為搭公車按了下車鈴,但因司機疏忽過站沒停而已。

謝盈萱得了金馬影后,演戲隨即開始有了壓力,正負面的評論都會讓她在意,也曾委屈、難過但當下沒講出來。

「神經病啊!到底是為了什麼哭?」謝盈萱那時身體很不舒服,加上生理期,讓她只好一邊哭一邊走回家想趕快休息;身為女人她有時也會感到憤怒、焦躁而且處理太多情緒,不只人生,還有工作方面,要去爭取、妥協與重新轉化的事情一直太多,都讓她蠻想丟掉包袱,試試看當男生,「如果有機會,可以玩一次這樣的遊戲。」


在劇場熬了多年,謝盈萱(右)開始面對鏡頭,如今收入也漸漸達到能考慮理財的地步。

謝盈萱雖然之前交往的對象都是男生,但她認為太多事情生理男性無法理解,尤其直男;很多時候對於事物感知、思考邏輯方面,女孩子真的會比較能夠懂自己;雖然沒曾真的跟女孩子在一起過,但未來的事情她覺得任何可能都有,而且還說不一定。

 

動念想理財 等一桶金


《花甲少年轉大人》「史黛西」一角,讓謝盈萱冒出頭,演技讓愈來愈多人看到,戲約也變多。

只是習慣了一個人,謝盈萱久而久之把賺來的錢,多半花在自己一個人的旅行,就算花得頗省,之前去了1個月的歐洲,一次也花了1、20萬元,至今存款還沒有所謂的第一桶金。回想剛畢業進入劇團,她曾一年只接過一檔戲,年收入就是1、2萬塊錢而言,一天到晚跟家裡調頭寸、借房租,而且坦言目前賺的,就跟一般公司的中、高階級主管的薪水差不多而已。

謝盈萱的大學主修老師曾經替她取了「謝大牌」的綽號,因為她看起來氣勢很強,其實是紙老虎;但這綽號也在提醒她不要變成那種賣弄大牌的人。

謝盈萱因為沒有照顧家裡壓力,以前希望自己一年出國一次,剛好近來因為疫情關係,開始思考理財規劃,比如不同的戶頭要做不同配置;激勵自己存錢買房;或者存到第一桶金會拿去投資等。她也夢想能存錢購置一個地方,能跟獨身劇場朋友一起變老,互相照顧還有陪伴。

謝盈萱(左)曾在金鐘獎與黃子佼(右)有段特別互動,讓她再次大飆演技。

除了繼續演戲,謝盈萱之前曾想過教書,亦不排除未來換跑道轉幕後,總之沒給自己人生預設答案。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下載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