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肢女工1】工廠內一再受傷 最後她連唯一有自信的部位也失去

文|蔣宜婷 簡竹書    攝影|鄒保祥
第2次見面,小熙脫下口罩受訪。她漸漸習慣義肢,能用拐杖行走。

去年11月9日,29歲的小熙(化名)在苗栗華夏海灣塑膠工廠發生嚴重工傷,她的右腳捲入輸送帶,小腿肚以下全部粉碎性骨折,送醫後截肢。小熙並非第一次遭遇工傷,她工作的工廠多年有安全衛生設施不足的問題,且疏於勞工職安教育訓練。但這回,她失去了右腳,原本期待的新生活也被碾碎。

小熙(化名)右腳接近腳踝的地方原本有個刺青,是一隻漂亮的藍色翅膀。去年4月,她刺上這個她第一眼就喜歡上的圖案,「腳上有翅膀,代表自由、不受限制⋯11月我打給刺青師,說我的翅膀沒了。」小熙面無表情地說,黑色毛料裙下露出她的左小腿,以及右膝下的義肢。

 

環境惡劣 上工頻負傷

去年11月9日,29歲的小熙在苗栗華夏海灣塑膠工廠擔任包裝員,她受雇於外包商生安通運公司,例行工作是包裝重達1,100公斤、高180公分、圓筒狀的太空包塑膠粉,及確保太空包在裝填運輸過程沒有漏粉或破損。當她發現在高處包裝的塑膠粉有破洞時,便會按照前輩教的方法,爬上自動輸送帶,拿糨糊塗抹太空包。

截肢後小熙身心煎熬,常想起事發時的驚悚畫面。圖為她住院時的留影。(小熙提供)

她從未意識到危險,大家長久以來都這麼做。她負責的那條輸送帶一次能放3個太空包,3個都在輸送帶上時,輸送帶會靜止,但當堆高機司機載走其中一個包裹,就會自動往前進。意外發生這天,小熙的做法跟過去11個月沒有差別,「只是那天我還在上面,司機就把第一包包裹載走了。」滾輪啟動後短短幾秒,小熙的右腳已在血泊中。

「我看見我的右腳被(機器)捲進去,貨物從我腳上輾過。我尖叫,但機器沒辦法用叫的停下來,我甚至連司機開走都不知道,他也沒辦法再把貨物塞回去,機器就是在動。」時隔5個月,小熙仍常常想起那個畫面,聽見自己的慘叫聲。

小熙口罩下的臉頰紅腫得一片一片,因為長期接觸塑膠粉末,她反覆過敏、長痘痘,正在吃藥治療,「我不太在意外表,也不喜歡化妝。」她用很輕、沒有起伏的聲音說:「我沒有很喜歡自己,但我的腳是我喜歡的地方,我一直都做勞力工作,常常走來走去、搬重物,所以腳比較扎實,線條很好看,那是我唯一自豪的地方。」

去年4月,小熙在右腳刺上翅膀刺青。如今右腳已經截肢。(小熙提供)

在救護車上,她最後一次看了她的右腳,已經有點發黑。「醫生敲我的腳,問我能感覺到嗎?我其實很不想承認感覺不到。」她的右腳腳趾、腳掌、小腿肚以下的骨頭全部粉碎性骨折,血管也都斷了。她不想截肢,少一隻腳,像不完整的人,而且她跟男友才交往2個禮拜,也害怕因此失去他。不過她已無從選擇,「血管接不回去會壞死,就算奇蹟接回去了,也有可能再壞死,做2次手術會更危險,不得已只好截肢。」

她發生事故的地點——華夏海灣工廠,並非一間小公司,華夏股票上市許久,獲利穩定,目前股價30多元。華夏在苗栗頭份的工廠員工近700人,頭份人家多有人在此工作,或擁有過一套招牌的藍襯衫制服。但在這裡工作的1年多,小熙隱約察覺這份工作有點危險。上工第一天,她便跌落堆高機的鐵叉間隙,大腿整面瘀青;她也曾被堆高機上墜落的太空包壓過,太空包重達1公噸,她左手挫傷。她繼續回想:「我還有次搬棧板,越搬背越痛,最後連手都抬不起來,癱在那邊,被緊急送醫。」醫生診斷她罹患急性筋膜炎,叫她休養2個禮拜,但她不敢請假,怕工資少了無法還債,只能求醫生開強效的消炎藥,最後「頭能轉就回去上班了。」

 

邊做邊學 無教育訓練

2020年底,她在車道上拍照出貨時,被堆高機撞斷門牙。公司付錢替她裝假牙,撤掉拍照員工作,將她調職為包裝員。看我一臉驚訝,她才幽幽說:「我現在想想也覺得,我怎麼活到現在的?」

小熙站上自動輸送帶檢修太空包時發生意外。(小熙提供)

男友曾勸小熙換工作,但她無暇認真思考。包裝員工時最長11小時,週末至少有一天要加班,等於月休只有4天,「工作真的很累,下班後洗完澡,就沒有力了。」小熙無法裸辭,也無力找新工作。她是單親家庭,媽媽前年中風,保險、罰單、生活開銷跟貸款利息使她負債近30萬元。這對她來說是筆大數目,包裝員每月薪資2萬4,000元,是當時的最低薪資,加上全勤獎金跟加班費,實領近3萬元,每個月還完債,她只剩下1萬元可花用。

更新時間|2022.03.29 04:37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