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戰疫鋪陳《蠟筆小新》身世之謎 劇場版動畫歡樂療癒親子

文|周文凱    攝影|周文凱
《幽靈忍者珍風傳》是《蠟筆小新》第30部劇場版,首度以「忍者」為主題。(木棉花提供)

《蠟筆小新:幽靈忍者珍風傳》是該系列劇場版第30部作品,設定顛覆過往粉絲認知,主角「小新」並非「野原家」的孩子,而是忍者後裔,故事溫馨又搞笑,日本票房衝破20億日圓。

電影製作期間,正是日本疫情嚴峻時刻,促使動畫團隊做出改變因應,中文版則因今年台灣疫情加劇,對配音工作也形成挑戰。

1990年開始連載的漫畫《蠟筆小新》,1992年正式電視動畫化,並於隔年7月推出首部劇場版動畫《動感超人VS高衩魔王》,在日本創下22億日圓票房佳績。此後劇場版就以每年一部的步調、固定4月中下旬於日本上映,票房多在10億日圓以上,逐步奠定其日本「國民番」動畫的地位。

漫畫原作臼井儀人2009年意外過世,助手接手後改稱《新蠟筆小新》。(翻攝自東立漫遊網)

在台灣,《蠟筆小新》劇場版多安排於暑假檔期上映,目標鎖定親子族群。前兩年雖因疫情延至9月推出,票房仍然不俗,2020年達新台幣1600萬元;2021年在三級警戒結束後上映,更有近2千萬元票房,逆勢成長約2成5。

做為劇場版30週年紀念之作,《幽靈忍者珍風傳》日本票房也開出紅盤,繼2019年《新婚旅行風暴~奪回廣志大作戰~》,再度跨越20億日圓大關。這兩部作品、以及2015年創下《蠟筆小新》劇場版史上最高票房的《我的搬家物語 仙人掌大襲擊》,都由橋本昌和執導。

「雖然知道是30週年紀念作,但製作過程並未特別去想這件事,還是照原本的步調進行。」橋本昌和在2020年11月接下《幽靈忍者珍風傳》導演,隔年初正式啟動製作,耗時約1年完成。由於是第5度執導該系列劇場版,工作流程已駕輕就熟,他自評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讓大人、小孩,都能喜歡這部作品。」

《蠟筆小新》劇場版大多於暑假檔期在台上映。圖為《幽靈忍者珍風傳》特映會現場。(翻攝自木棉花臉書)

橋本昌和分享,劇場版主題通常由製作人決定,有時以小新及好友組成的「春日部防衛隊」為主、有時是「宇宙人」,甚至還曾以寵物「小白」當主角。「這次製作人希望以『家庭』為核心,再找我與編劇一同討論,最後決定把漫畫中小新出生那天也融入故事,營造小新的身世之謎。」

「廣志」于正昇(左起)、「小新」曾允凡是《蠟筆小新》的固定中文配音班底,林凱羚則受邀獻聲特別角色「千代女」。

「忍者」元素是過往30部劇場版中首見,「其實過去一直有討論讓小新當忍者,但都沒有較契合的主題。直到這次,想說如果小新誕生的醫院內同時有忍者出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加上小新個性設定是自由奔放,橋本昌和認為與硬派、重情義的忍者形象構成反差,兩者結合不但讓故事變有趣,也更能凸顯小新魅力。

過去兩年,日本是新冠肺炎疫情重災區,橋本昌和坦言《幽靈忍者珍風傳》製作過程也受影響。例如團隊有人染疫,製作公司不得已暫時關閉、改成居家上班,「但這也對動畫業界產生一些改變。以前可能一部動畫許多環節會用紙本作畫,現在大部分為線上作業。」

橋本昌和長期參與《蠟筆小新》劇場版製作,除導演外也曾擔任分鏡、編劇。(木棉花提供)

過往不論大小事,團隊常會聚在一起開會,如今偶爾採視訊會議。「一些需要團隊腦力激盪、創意發想的工作,像是討論劇場版主題,或許還是會找一個比較悠閒的空間、面對面開會;但能快速討論的事項,我希望未來就直接視訊處理。」

另一個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層面,是聲優配音。「去年以3人為1組,分批收音錄製,今年終於可以8個人同在一個大錄音室配製。」橋本昌和認為與電視動畫相比,聲優與劇場版角色磨合時間短,需慎選特別來賓。這次《幽靈忍者珍風傳》請來前AKB48成員川榮李奈替本作要角「屁祖隱千代女」配音,搞笑藝人原市2人組在劇中扮演自己;男星山田孝之也短暫「獻聲」,客串一位神祕角色。

《幽靈忍者珍風傳》融入小新出生當天故事,營造身世之謎。(木棉花提供)

 

在同個空間錄音,情感上會有較多交流;分開錄音要特別注意,維持交流的感覺。

相較日本防疫措施放寬,台灣今年受疫情影響較大。「以前《蠟筆小新》都是8到10個人一起錄音,或是幾個主要角色一起。」長期擔任小新父親「廣志」中文配音員、也是《蠟筆小新》配音領班的于正昇分析,多人一起在同個空間錄音,情感上會有較多交流。但這次每個人分開錄,除了倚賴配音員的經驗外,「聲音導演要特別注意或提醒,維持交流的感覺。」

配製《蠟筆小新》動畫中文版多年,于正昇表示劇場版配音的時程安排較壓縮,通常接近上映日期才會收到完整內容,整個製作時程大約一週,錄完後送日方審查。「我會先看過內容、瞭解劇情,確認這次有哪些特別角色,再參考原音、角色個性,評估合適的配音員。」

《蠟筆小新》劇場版30年來持續受到觀眾喜愛,相關周邊衍生龐大商機。

例如「千代女」中文配音找來以《櫻桃小丸子》「櫻桃子」一角聞名的林凱羚,于正昇強調是第一時間的直覺,「包括聲音年齡,有點愛作怪卻又溫暖的個性,都很符合,很快就確定人選。」

前AKB48成員川榮李奈(左起)替日語版「千代女」配音,搞笑藝人原市二人組在劇中扮演自己。(翻攝自《蠟筆小新》劇場版官網)

 

劇場版背景設定極為跳tone,配音員要配合場景表現情緒。

2019年起負責小新中文配音的曾允凡形容,替《蠟筆小新》劇場版配音像是「參加極限體能王」。她解釋,電視版故事通常較生活化,但劇場版背景設定往往極為「跳tone」,可能穿梭古今,或是飛天遁地、上太空;除無厘頭搞笑外,也有溫馨催淚的爆點,「配音員要配合場景表現情緒、大哭大笑,是體力與意志力的挑戰。」

于正昇觀察,近年《蠟筆小新》劇場版不再只是胡鬧惡搞、博君一笑,「而是融入更多親情、友情,以及勇氣等元素,結局都很激勵人心。」橋本昌和也談到,《幽靈忍者珍風傳》是他在孩子出生後、重新回歸執導的作品,融入許多自己為人父的心情,「兩年多的疫情,許多孩子也被迫生活在困境和壓力中,因此希望藉這部電影,讓小新帶給孩子們更多歡樂。」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