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萬花筒
2016.12.02 07:22

城鄉分裂 歐洲不遑多讓 川普骨牌效應將席捲歐洲?

文|劉瑞芬

如果要替2016年票選最具影響力的字眼,「城鄉分裂」絕對可以列入考慮;這個因素把川普推入白宮,但它絕非美國獨有的現象。歐洲目前民粹思潮氾濫,同樣是因為城鄉差距作祟,可以說,歐洲這兩年來的政局走勢,正是鄉村挺身對抗主流體制和經濟贏家的一場革命。

世界變化的速度,快到令人頭暈目眩、目不暇給。一年前,再厲害的水晶球,恐怕都沒有預見到當前的政治現實:英國6月底通過了脫歐公投,不到五個月後,川普贏得了美國總統大選,連續兩次政治大地震,至今餘波盪漾。

細究之下,會發現主導大西洋兩岸選民投票意向的背後緣由,有一個同樣的脈絡:城鄉分裂與貧富差距。這個因素,在歐洲大陸同樣決定了許多選民的政治傾向,在2016年形塑了歐洲政壇的走向。

問題來了。

12月4日,奧地利自由黨總統候選人霍佛可能成為歐洲第一個極右派國家元首。(東方IC)
12月4日,奧地利自由黨總統候選人霍佛可能成為歐洲第一個極右派國家元首。(東方IC)
萬一12月4日舉行的義大利憲法公投未能過關,走民粹路線的五星運動將可坐收漁利,其創辦人葛里洛反歐元的立場,是歐元區一個很大的不穩定因素。(東方IC)
萬一12月4日舉行的義大利憲法公投未能過關,走民粹路線的五星運動將可坐收漁利,其創辦人葛里洛反歐元的立場,是歐元區一個很大的不穩定因素。(東方IC)
荷蘭2017年將舉行大選,反伊斯蘭、反歐盟、反移民的自由黨聲勢看漲。圖為該黨黨魁懷爾德斯。(東方IC)
荷蘭2017年將舉行大選,反伊斯蘭、反歐盟、反移民的自由黨聲勢看漲。圖為該黨黨魁懷爾德斯。(東方IC)
法國2017年將舉行總統大選,反移民、反伊斯蘭、反對接納難民的極右派國民陣線領導人瑪琳勒朋可望進入第二輪決選。(東方IC)
法國2017年將舉行總統大選,反移民、反伊斯蘭、反對接納難民的極右派國民陣線領導人瑪琳勒朋可望進入第二輪決選。(東方IC)
德國人對大批難民湧入感到憂慮,使反移民、反伊斯蘭的另類選擇黨趁勢崛起。2017年下半年,德國將舉行全國大選,該黨可望贏得國會議席。(東方IC)
德國人對大批難民湧入感到憂慮,使反移民、反伊斯蘭的另類選擇黨趁勢崛起。2017年下半年,德國將舉行全國大選,該黨可望贏得國會議席。(東方IC)

明年包括荷蘭、法國、德國等歐洲多國都將舉行大選,近年內,這些國家全都見證了極右派民粹政黨的興起。打著反移民、反伊斯蘭口號的激進黨派從主流不屑一顧的邊緣小黨,迅速躍升為有實力問鼎政權的角逐者。

繼英國脫歐和川普勝選後,我們眼前是否還有更多驚奇埋伏著?挑明要顛覆體制的民粹運動,是否即將在歐洲大陸掀起一波骨牌效應?

「他們把我們留在這裡,等到腐爛為止。」 --支持脫歐英國失業父親。
「社會兩極化日趨嚴重,彼此差異越來越大,也讓這些民粹力量得以趁隙而入。」 --歐洲智庫負責人

先跟著《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去英格蘭東南方的提伯利港(Tilbury)瞧瞧。這個在1970和1980年代活力旺盛的小鎮,如今百業蕭條,大舉裁員把這裡變成全英國最窮的城鎮之一,仍留在當地的12,000居民,多半是因為連離開的財力都沒有,無奈只得留下。

38歲的安東尼(Antony Kerin)是一名無業父親,他想搬到另一座城市的社會住宅,但等候的名單長長一列,不知何時才能輪到他。「他們把我們留在這裡,等到腐爛為止,」言談之間,盡是對地方官員和英國政府的不滿。

曾幾何時,在鄉間長大、遠離都會以及其間種種問題的驕傲感早已流失,取而代之的,是被全球化潮流遺棄的落寞與沮喪。

這種被遺棄感,美國中西部力挺川普的選民再熟悉不過,也是英國選民不顧多數經濟專家以及主流政治人物苦口婆心的勸告,投下反對票的主因。

而歐洲這兩年來的政局走勢,也可以視作鄉間挺身對抗主流體制和經濟贏家的一場革命。

法國極右派國民陣線的瑪琳勒彭(Marine Le Pen),如今在全國擁有約30%的支持度,未過半,尚不能保證她可在2017年5月的總統大選入主艾麗榭宮,但應已足夠把她送進第二輪決選。

勒朋的最大票倉同樣是法國鄉村。

調查發現,歐洲民眾支持民粹政黨的主因是恐懼全球化,「教育程度越低,收入越低,年紀越大,越感受到全球化的威脅。」圖為法國諾曼地鄉間一景。(東方IC)
調查發現,歐洲民眾支持民粹政黨的主因是恐懼全球化,「教育程度越低,收入越低,年紀越大,越感受到全球化的威脅。」圖為法國諾曼地鄉間一景。(東方IC)

多年來,歐洲北部多國的鄉間面臨同一個危機,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男女為了求職,接連移居都市。

即使是缺乏單一大都會的德國,城鄉差距也越來越顯著。當柏林像海綿般吸引了外籍人士與德國其他地區的人前來,週遭的區域卻見到人口結構快速改變,超市一間間倒閉、連巴士路線都被取消。這趨勢,目前在全歐洲都可觀察到。

留在鄉間,走不了的人,成了財務上的大輸家。數據顯示,歐洲這些富有國家的藍領階級,從1988-2008年間收入幾乎零成長,在此同時,富有階級實質收入卻近乎倍增,對比兩極化。

德國智庫柏德曼基金會(Bertelsmann Stiftung) 8月間訪查歐盟28國的11,000人,發現民眾支持民粹政黨的主因是恐懼全球化,「教育程度越低,收入越低,年紀越大,越感受到全球化的威脅。」

民粹 複雜問題的簡單答案

這些吸引藍領階級的民粹政黨,喊得震天嘎響的口號有一個共同點:「我們優先」。

主張脫歐的英國獨立黨標語是:「要回我們的國家(We want our country back)」,和川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都飄著濃濃的國家主義味道。

歐盟一個智庫的負責人祖立格(Fabian Zuleeg)說,對於經濟、文化、科技和恐怖主義,歐洲人有著很大的不安全感;此外,「社會兩極化日趨嚴重,彼此差異越來越大,也讓這些民粹力量得以趁隙而入。」

民粹,成了許多複雜問題的簡單解答,而政客的語言也越來越激進、殘酷、進而激化社會對立。

民粹海嘯將接踵而至?

「這是我們所認識的西方世界的終結,不同國家的黑暗勢力正試圖擊潰美歐政治家努力了幾世代的成就……開始崩解的歐洲會更不穩定,長期來看,也會更危險,」瑞典前總理比爾特 (Carl Bildt)憂心忡忡。

奧地利可能將開出第一槍。

12月4日,奧地利的極右派自由黨候選人霍佛(Norbert Hofer)可能在第三輪決選中,贏得總統大選。這個職務雖僅具象徵性,但在一定條件下有權解散下議院(National Council),仍具有重要性。若霍佛真的勝出,他將成為歐盟第一個極右派國家元首。

義大利可能是另一枚威力更猛烈的未爆彈。12月4日,這個南歐國家將舉行修憲公投,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呼籲民眾投下Yes,以限縮參議院的規模和職權、簡化目前繁瑣冗長的立法程序,啟動亟需的經濟復甦。但倫齊總理把公投變成對他執政的信任投票,賭上自己的總理職務。路透報導,根據最新的32項民調,幾乎全部預測公投會由「No」陣營勝出。

金融市場正密切觀望義大利公投結果,擔心將成為另一隻黑天鵝。圖為義大利總理總理倫齊。(東方IC)
金融市場正密切觀望義大利公投結果,擔心將成為另一隻黑天鵝。圖為義大利總理總理倫齊。(東方IC)

萬一公投未過,倫齊下台,義大利提前舉行大選,由喜劇演員葛里洛(Beppe Grillo)創辦的「五星運動」將是最大受惠者。目前支持率約30%的五星運動反體制、反全球化、反歐元,也強烈反對倫齊總理的憲法改革。

「世上有兩個義大利:一邊是只顧自己利益的富豪階級,另一邊是每天必須和交通以及公共衛生奮戰的大眾。」五星運動竄起的新星狄巴提斯塔(Alessandro Di Battista)對廣場上的群眾說。

五星運動自豪地把自己和川普相提必論。葛里洛說,「主流媒體論及我們的方式就和川普一模一樣,說我們是性別歧視者、恐同、煽動者和民粹主義者…但我們是真正的英雄,我是個英雄…我把被社會遺忘的人聚攏在一起,因為這個世界將屬於那些被遺忘的人。」

政治菁英與民眾脫節

川普當選後,葛里洛形容川普的勝利,是對媒體和知識分子的「末日啟示錄」,是對那些「仍緊緊巴著一個已不存在的世界的人,當面罵FxxK you」,他承諾會把同樣的革命帶到義大利。

荷蘭自由黨黨魁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甚至把川普贏得選舉比喻為「西方世界的愛國者春天」,抨擊政治菁英「和一般老百姓的憂慮和恐懼脫節」。

萬一這些民粹政黨當政,風險可能擴及全球。

反對歐元的葛里洛先前曾表示,會針對義大利退出歐元區舉行公投。

貝倫貝格銀行(Berenberg Bank)首席經濟學家史密丁(Holger Schmieding)認為,義大利公投蘊含的風險,使它具有比英國脫歐更大的殺傷力。「如果『No』陣營勝出,導致大選提前舉行,而政黨又提議舉行退出歐元公投,問題將大得多,對於整個歐元區都將帶來嚴峻的擴散效應。」

黑天鵝遮天蔽日?

法國國民陣線的瑪琳勒彭已承諾選民,一旦選上總統,會效法英國推動脫歐公投。荷蘭3月將舉行國會大選,極右派的自由黨同樣承諾舉行脫歐公投。

歐元區和歐盟的未來,岌岌可危。無論是歐元區或歐盟,萬一真的瓦解,將是世界級的危機。經濟和政治的黑天鵝,屆時將遮天蔽日。

以往大風大浪中,總是擔綱穩定軍心角色的歐盟共主德國,近日承受的壓力更甚以往。總理梅克爾已表示,將第四度問鼎總理寶座,在下半年的大選中,迎戰聲勢看漲的極右派另類選擇黨(Afd)。最新民調顯示,59%的受訪德國人樂見她勝選。

梅克爾表示,她是為了「捍衛民主價值以及我們的生活方式」而繼續參選,坦承將面對政治光譜兩端極左和極右的強勁挑戰。開明派民主世界遭到圍困下,德國成了最後的堡壘。

「我們國家體現了一種經驗──或許在世上是絕無僅有──戰爭可以轉換為和平,分裂可以導致和解,國家主義的怒火和意識型態可以由政治理性取而代之。」 有望成為下任德國總統的德國外長史坦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說,保持樂觀。

參考來源:華盛頓郵報、Newsweek、衛報、WSJ

更新時間|2016.12.05 06: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