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商場變成貧民窟:三重二九街的故事之一

文|陳又津    攝影|楊子磊    影音|管佈霖
三重29街住著許多與親人斷絕聯繫的獨居長者,曾有數十位居民死後無人認領送終。

三重29街,因環境髒亂、治安事件頻傳,被稱作三重貧民窟,連在地人也不敢進出。陌生人路過東張西望,老人就怒喝:「你來幹嘛?」因為29街有太多毒販、縱火犯、詐騙集團、暴力分子進出,獨居老人必須團結起來。

房租便宜、地段方便,黑道強行進駐,占屋收租度日。獨居老人不怕蟑螂、老鼠橫行,把牠們當作說話對象;也不怕鄰居死了,還求他們保佑自己身體健康;至於過去也沒什麼好提,大家都一樣,跟親人斷絕聯繫,倒不如過年圍爐,讓往事如煙。外人眼中的貧民窟,是老人們最後的失樂園。

三重二十九街,位於新北市三重區正義南路與正義北路交界鬧區,天臺廣場與合作金庫後方。水泥鋼筋裸露的大樓外牆塗紅漆:僅限二十九街住戶停車,屋外水管成了植物蔓生的花架。進入大樓,瀰漫陳年尿騷和消毒水味,樓梯間還有警語:菸頭勿亂丟會爛嘴。

 

社會局助安置 多數人都不搬

二十九街原名「望得福大廈」,1、2樓原是店鋪,3至5樓是住宅,屬於住商集合大樓。1978年建成後,商家做了3年,巷內生意慘澹,陸續遷出,變成空屋30餘年,導致黑道進駐,占屋就做二房東,加蓋違建出租,這裡漸漸成為警察、公所的三不管地帶。過去的商場變成垃圾場,惡臭的地下室13年不見天日,糞水淹至天花板,電線泡在汙水裡面,遭人盜剪的電線頭暴露空中,不過外面亂歸亂,房門關起來,誰搞得清電從哪裡來,水往哪裡去?

人們總稱這裡是三重貧民窟,聚集著獨居老人、臨時工、遊民、通緝犯,時有占屋者在這裡吸毒、縱火、自殺、凶殺、毆打住戶,自2001年至2016年間,共發生27起毒品案、10起傷害案、8起火災。

如今29街仍有194戶,雅房空間平均1.8坪,堆放雜物後幾乎難有走動空間。

三重區區長劉來通說,新北市府跨部門自2014年起執行二十九街專案,改善環境衛生、重整管委會、鑑定建築物結構,並協調199位所有權人都市更新意願,然而意見不一,難以翻轉活化。社會局協助安置現有住戶,動員民間資源尋屋並給予押金補助,承諾只要搬出二十九街就供應3餐(現狀為:獨居老人可日領一餐)。2016年9月1、2樓違建拆除,現場協調的三重區公所課員謝義彥納悶:「只搬出三戶,我也想知道他們為什麼不走?」

 

別人的貧民窟 她的自由樂園

走到2樓,過去的神壇不見了,整排房間拆得連牆都沒有,80歲的張麵坐在她過去的房間門口,「媒體一上來就看到我,我很好相處啦。」2014年,她接受電視媒體訪問,穿著黃花連身洋裝,熱情招呼記者,自此成為二十九街最常受訪的住戶代言人,現在她搬到3樓,雜物丟了大半。張麵27歲在河邊北街買房,跟丈夫做小工,後來丈夫過世,房子拆遷,拆遷款給兒子投資失利,女兒又怨她重男輕女,兒女都斷絕來往。張麵不識字,認識的檳榔攤說二十九街有低價雅房,搬來一住就是20年,她見過10多人在這裡獨自死去,難免想到自己的未來,但她相信真的走到最後,「女兒不可以不要我。」

上午11點半,三重區公所及華山基金會聯合送餐,獨居長者紛紛從房內出來寒暄領便當。

11點半,20個便當送來了,獨居長者拾階而下相互寒暄。不出門,就有人送餐,老年補助一個月7000多元,繳房租4、5000元綽綽有餘,張麵說,便祕就找二房東拿成藥。三重區公所課員謝義彥說:「二十九街有不少住戶是遊民,65歲有老年補助就住進來,有片屋瓦遮風避雨,白天照樣去龍山寺領便當。」不幸的家庭其實常常相似,「有人年輕不做事,不然就是坐過牢,跟子女關係緊張。」三重區公所人文與社會課課長曾明華說:「不管過年還颱風,我們365天送餐,老人福利做到這個地步,我對家人都沒有照顧到這樣。」

更新時間|2017.08.22 02:51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