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佩玲    攝影|林弘斌 楊兆元

高齡81歲的金東虎,2010年卸任釜山影展主席後,去年再度回鍋擔任重責後,今年10月影展結束後將2度卸任。他坦承經辦釜山影展以來遭遇的最大危機就是「潛水鐘事件」,最困難的則是籌措資金。

金東虎回憶,首屆釜山影展預算僅新台幣6,700萬元,釜山市政府只給了900萬元,其餘全是他辛苦找來的,對此他笑說:「過去擔任公職認識不少人,和企業關係還不錯!」

2014年,當時的釜山影展主席李庸觀堅持放映世越號沉船紀錄片《潛水鐘》,公開對大眾披露南韓總統朴槿惠政府的無能,也讓政府展開一連串的報復行為。根據The Huffington Post報導,「潛水鐘事件」後政府單位大幅刪減影展預算。如2015年,負責政府資金運作的南韓電影振興委員會,就將前一年給影展的新台幣3,900萬元砍至新台幣2,200萬元。

但在金東虎積極奔走下,今年釜山影展的預算已達新台幣3.7億元,參展國家也從第1年的27國增至75國。他透露,今年影展預算的新台幣1.85億元來自中央政府、釜山市政府及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Korean Film Council ,KOFIC),其餘則來自化妝品、釜山銀行、汽車公司等企業界及電影發行、製作公司贊助。

「找資金不容易,現在企業不太願意投資文化藝術,今年情況更困難。但釜山影展設有募資部門,有系統地規劃並說服贊助商可獲多少廣告效果,包括宣傳活動背板、戲院電影放映前播放廣告、電影院陳設及相關刊物曝光等。」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是今年南韓票房破千萬觀影人次的電影,也入選釜山影展「南韓當代電影」單元。(車庫電影提供)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是今年南韓票房破千萬觀影人次的電影,也入選釜山影展「南韓當代電影」單元。(車庫電影提供)

影展雖然向大企業募資愈來愈不易,但近幾年南韓人支持本國電影之故,大企業轉而投資大規模製作的電影,南韓觀影人次從15年前的4千萬,至2017年已突破2.1億人次,破千萬觀影人次的南韓電影也已有15部之多。但金東虎卻認為,像CJ、LOTTE、SHOWBOX等大企業投資電影,從製作、拍攝、宣傳到發行全都包的模式,導致藝術電影及小規模電影投資相對減少,也成為目前南韓電影最嚴重的問題。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