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8.02.12 10:59

為創業與兒分離 成他人生最大挫折

【網羅桃花運三】

文|呂明潔 高迪    攝影|楊彩成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到北京創業後,面臨與孩子分隔兩地的問題,簡子復相當無奈。
到北京創業後,面臨與孩子分隔兩地的問題,簡子復相當無奈。

2015年底,簡子復帶著太太和剛出生2個月的小孩、生活費30萬元,踏上北漂創業路。住在離市區車程1小時的南二環,他撙節開支,但大人能熬過霧霾和乾冷,小孩卻只能送回台灣,受訪過程一直說笑的他,談到孩子突然激動握拳:「我人生中最失敗的事就是孩子在台灣,我一手造就二家人的災難,還麻煩到岳父、岳母照顧。」人生無法預測的,還有別離。

為了爭取融資,他至少參加上百場路演(向投資者推介創業內容),北漂半年,總算拿到人民幣數百萬元天使輪資金—來自人稱「創業帝」的中國新創界傳奇人物、拉卡拉集團董事長孫陶然。

同時他調整產品,成立命理平台「斗數通」,在職場社交APP「赤兔」上,先幫人免費預測,用戶若滿意,再媒合線下命理師,付費算命。大數據分析出,女性用戶占7成,問題中,6成是感情,又以桃花運的詢問最多。

瞄準7千多萬中國單身女性的商機,簡子復(左)與台灣合夥人推出線上占卜桃花運的平台。
瞄準7千多萬中國單身女性的商機,簡子復(左)與台灣合夥人推出線上占卜桃花運的平台。

簡子復感嘆:「這裡的逼婚壓力太大,尤其女生,真的很可憐。她們一定要結婚,而且在30歲前,不然就是異類。」中國單身女性約有7千多萬人,瞄準這股商機,他們將產品聚焦在桃花運和脫單預測,轉型以程式占卜。

他將命理占卜的技術、數據資料與排列組合程式化,計算出個人桃花運的週期,再以天氣預報的方式呈現。「桃花運就是賀爾蒙分泌的高峰期,有人分泌次數少,就容易不婚。」

一開始取名「紅鸞科技」,簡子復自嘲:「沒人聽懂,因為大陸沒人用紅鸞這2個字。」取「討喜」的諧音,改成桃桃喜,還是沒有人理解,「這裡5歲一個世代,溝通方式都不同。討喜的說法過時了,而且他們講話,習慣疊字放後面,如果能重來,我會取『桃喜喜』,因為所有人都叫我們桃喜喜。」

 

更新時間|2018.02.12 09: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