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10.29 06:58

【我在官場巡田水2】戰友一一離開戰場 陳吉仲用專業直球對決

文|陳昌遠    攝影|賴智揚 楊子磊    影音|吳偉韶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農村子弟出身的背景,讓陳吉仲對農民的困境能夠感同身受。
農村子弟出身的背景,讓陳吉仲對農民的困境能夠感同身受。

他是農業經濟博士,研究論文皆登在一級期刊,是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特聘教授,專業所學關注氣候變遷與糧食安全,以及開放貿易對農民的影響。自許知識分子該知行合一,多次參與社會運動,反國光石化、反核四,他站在環境這邊,發起學界連署;反服貿時,他是以數據辯論利弊的主力戰將;太陽花運動學生占領立法院的那晚,他也站在學生身後。

因是蔡英文農業政策的召集人,在林全組閣時擔任農委會副主委。參與社會運動的經濟學者進入官場,可有哪些地方感到為難?原本從農民健康保險、職業災害保險,聊到明年要推出的農業退休制度,又講農委會1,400億元的預算如何規劃使用,一路滔滔不絕的陳吉仲,往嘴裡丟了一顆潤喉的柚子蔘,悶著不說話,像田邊的青蛙似的。

他曾幾度想辭職,但還是留了下來。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是他的好友,二人從反國光石化運動熟識至今。「我們對於人都沒有太多的算計,彼此可以看到熱情,又有溝通的議題,所以相知相惜。」詹順貴說,當第3天然氣接收站要蓋在桃園,二人嘗試一起做與公民團體對話的橋梁,也不時對各類議題發表意見。「那時我們被賴清德警告,我在環保署,應該只談環評問題,他(陳吉仲)在農委會,應該談藻礁保育問題,其他不是我們掌控的就不要談。我們就很有意見,開會出來互相安慰。」

太陽花運動學生攻占立法院當晚,陳吉仲(中)是中興大學主任祕書,向學校遞了辭呈,備好牙刷、毛巾陪學生做長期抗爭。(中央社)
太陽花運動學生攻占立法院當晚,陳吉仲(中)是中興大學主任祕書,向學校遞了辭呈,備好牙刷、毛巾陪學生做長期抗爭。(中央社)

 

直球對決 行事靠專業

社運分子要在官場中實踐理想,需要手腕,也需要妥協,但妥協的結果不免與內心的堅持衝突。後來詹順貴辭職明志,而受陳吉仲提拔的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也在選後被視為戰犯撤換。陳吉仲說:「不管順貴、音寧,我們都有革命情感,他們始終如一,而且堅持他們認為該堅持的。」他兩手抓著筆,慢慢轉動,彷彿一端是複雜的政治操作與角力,另一端是理念與專業,他表情愧疚,像在懺悔,「我內心矛盾,其實也很希望像他們這樣。」

他學乖了,當話題聊到能源政策,發現自己越界,趕緊把話停住,尷尬笑著,「嘖,我就是社會運動參加太多了,所以對任何事都有想法。」又幽幽暗暗地說:「農業有很多問題,長期被某些派系掌控,開玩笑,他們怎麼可能是台灣農業的救星,我沒辦法忍受。」那你怎麼面對?「我從來都沒有跟他們玩政治,我都是直球對決,從專業。」過去農田水利會的選舉都靠買票,因幾十億元的工程利益巨大,現在改為公務機關,「不用選舉,不會有政治操作,那以後農民用水,也不用看派系的臉色。」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則說:「他的個性很溫厚善良,我一直很擔心他不適合官場,爾虞我詐、衝突鬥爭,他不適合。他跟詹順貴都不是為當官而當官,是想做事,因此跟政治圈保持距離,不屬於民進黨內部的任何派系,保持了純潔度。」

更新時間|2019.10.25 21: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