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7.10 05:58

【緝毒暗黑實錄3】栽贓拚績效 黑警不夠黑主管暗示再加料

文|呂苡榕    攝影|攝影組
警察的捉捕邏輯,其實也是一種「汰弱機制」,只有最弱的人會被捕獲,而勞工階級正是用藥者中相對弱勢的一群。
警察的捉捕邏輯,其實也是一種「汰弱機制」,只有最弱的人會被捕獲,而勞工階級正是用藥者中相對弱勢的一群。

「績效」是一道緊箍咒,讓警察為達目的,開始遊走法律邊界,「為了可以移送案件申請分數,嫌疑人身上搜到的毒品毛重(外包裝加上內容物)不夠,就(警察)自己加料。」任職警察多年的金旺(化名)苦笑,「不要以為這是古早才有的事,這是現在進行式喔。」另外為了能湊成「組織犯罪」增加分數,「主管也會明示暗示你:『要不要再查一下?要不要再加一點?』」

在南部任職的王姓檢察官也曾遇過,毒品買家冒用第三人名字當收件人。被冒名的第三人的確無涉販毒,卻仍遭警方以共同被告名義移送,「因為多一個人,(警察)分數比較高。」

像阿鑾這樣被警方「加料」辦案的個案並不罕見,聽聞阿鑾的經歷,在台中執業的律師陳昱龍回憶,他曾經接過的一個毒品案件,「警詢筆錄寫著『跟某某某購買5公克毒品』,法庭上我問當事人,你怎麼知道有『5公克』?當事人說:『那不是我講的,是警察寫的。』」

再傳喚另一位證人,同樣也說「筆錄上『5公克』是警察講的,他根本沒說。」而更離奇的是,筆錄上寫著「賣家從樓上將毒品拋下給買家,但案發當時明明下著大雨。」讓陳昱龍感覺整份筆錄疑點重重。

同樣在台中執業的律師李宣毅也曾辦過一樁毒品案,警方製作筆錄時自問自答「問當事人:『你有沒有轉讓?販賣?有齁。』」當事人根本沒有回應這問題,但最後筆錄上卻出現他承認犯罪的字樣,「還好法庭上重聽警詢錄音發現有問題,才還了被告清白。」

 

當績效變緊箍咒 警加料拚積分

硬生生被扣上販賣一級毒品的帽子,再次談及此事時,阿鑾顯得無奈多於憤怒,因為個人的清白在龐大的結構桎梏前過於孤獨和渺小,「他們(警察)不得不這樣做,因為不這樣做,就沒有績效,無法對上級交代,也達不到長官的要求。」

「績效」是一道緊箍咒,讓警察為達目的,開始遊走法律邊界,同為第一線刑警的金旺(化名)談起「績效」問題,語氣裡只有感慨。

金旺解說,警察每個月都有必須達到的「核分」,不同案件有不同分數,「像販毒案差不多20分,抓到吸毒就只有5分。」

「為了可以移送案件申請分數,嫌疑人身上搜到的毒品毛重(外包裝加上內容物)不夠,就(警察)自己加料。」金旺苦笑,「不要以為這是古早才有的事,這是現在進行式喔。」另外為了能湊成「組織犯罪」增加分數,「主管也會明示暗示你:『要不要再查一下?要不要再加一點?』」

「大家想像警察辦案就是看證據到哪,辦到哪,有多少人就查多少人;現實是,當你查到5個人,就會想著能不能湊到10個人,即便實際上沒有這麼多人參與犯罪,也會去湊。」金旺嘆一口氣說道。

在南部任職的王姓檢察官每每收到警方移送的案件裡僅有筆錄,卻沒有追查其他通話紀錄、監視錄影畫面;或是將毫無關聯的路人甲也一併以共同被告移送,心裏難免有氣,「我遇過一件是毒品以包裹運送,真正的買家冒用第三人名字當收件人。」被冒名的第三人的確無涉販毒,但警方仍以共同被告名義移送,「因為多一個人,(警察)分數比較高。」

法務部統計,去年涉及施用與持有毒品的嫌疑人約4.9萬人,其中職業屬低階技術工、無業者和一般技術工人者合計超過68%。(資料照片)
法務部統計,去年涉及施用與持有毒品的嫌疑人約4.9萬人,其中職業屬低階技術工、無業者和一般技術工人者合計超過68%。(資料照片)

他也碰過警察搜到電子秤、夾鏈袋和數量稍多的毒品,就把當事人以「意圖販賣和持有」移送,「實際上當事人只是因為一次買多一點比較便宜。電子秤這些東西也無法證明被告有販賣意圖,但『意圖販賣』積分比較高,所以警察才這樣送,而且他們不這樣送,上面長官也會有意見。」

「更可笑的是,連嫌疑犯有沒有被羈押,都算一筆分數。」任職多年的志強(化名)語氣無奈地說,能否羈押明明取決於法官,卻算作警察績效,「搞得我們只好去求檢察官,看能不能寫得重一點,讓法官願意羈押。」

由於毒品案件再犯率相當高,遇上分數不夠,需要案件填補時,第一線警員也常會登門拜訪轄區內有前科的吸毒者,藉故搜查。若真找到吸食器或可疑物件,便可把人帶回警局驗尿,驗出陽性就算辦了一樁。

多年前曾因運輸毒品被逮的阿真,即使出獄多年,也常常碰上警方攔檢搜身,「還會刮下機車置物箱邊緣的粉末,帶回採檢。」曾經一天遇上2、3次臨檢,阿真女友氣不過,質問警察是否針對更生人,「警察卻回說:『臨檢多代表我們認真啊。』」讓阿真無言以對。在醫院戒癮門診服務的醫療人員也私下埋怨,警察常常在醫院附近的主要路口臨檢,目標很明顯就是針對來戒癮的個案,「但這樣做,真的會影響當事人戒癮的意願和效果啊。」

「也有警察會養藥物成癮者當線人,要他供出一些上游藥頭。有的分局還會編一筆經費,給線人當舉報獎金。」志強談起警察為求績效各出奇招,也是直搖頭。被績效逼急時,志強也會自問:「我到底在這裡幹嘛。」

志強說,案子上了法庭,最後因偵辦手法有瑕疵而判無罪後,警方內部也會檢討程序上是否應該更嚴謹,「檢討會時大家都很認真。但會議結束,主管來盯你的績效時,大家又繼續遊走灰色地帶了。」志強苦笑一聲。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20.07.10 14:4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