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永婕專訪3】從小正義感十足 她為挺後段班同學不惜被記過

文|王思涵    攝影|李鍾泉
賈永婕是有名的「三鐵貴婦」,曾泳渡英吉利海峽、紐約哈德遜河以及惡魔島到舊金山。(李鍾泉攝)

賈永婕的「沒在怕」,有大無畏的智慧,也有少女的任性。

賈永婕念台北介壽國中,在升學至上的1980年代是重點明星學校。她所在的A班,共12人考上北一女。雖然是校花,也是校園風雲人物,但她心思不在學業,成績吊車尾,上課愛講話。一次午休,她跟訓導主任請假,要幫B班的同學回家拿東西,主任卻說,A班的幹嘛要浪費時間幫B班?「我超氣、超氣,就蹺課爬牆出去,但爬回來時被抓到,要記過。我爸知道,就說沒關係。」賈永婕相關「正義」事蹟,大概可以說個3天3夜,從國中看張雨生的演唱會阻止大人插隊;高中住校照顧半夜狂吐的邊緣同學;到婚後出國看秀,遇到沒公德心的外國人,她起身嗆聲。

 

任性美少女 最怕無聊


賈永婕國中時是校花。(翻攝賈永婕臉書)

小時候愛講話,長大後,她最怕的就是無聊。她喜歡做事。懷第一胎,工作全停,曾讓她陷入憂鬱。第二胎,她懷孕5個月,婚紗店開幕。坐月子的習俗在她身上完全沒用,「生完老二第五天,我『蹦』跑到婚紗店去,大家就:齁,妳怎麼又來了。老三,剖腹喔,第三天就跑出去,還被來看我的朋友抓到我騎腳踏車,二十多天後我就跑出國玩了。」賈永婕解釋,現代跟古代衛生醫療條件不同,不需被傳統綁住。

這樣的賈永婕有對很酷的祖父母。小一之前,在海軍外交體系任職的父親被派駐韓國,她跟爺爺、奶奶住在台北市延吉街。爺爺賈成驥英文好,曾在美軍俱樂部、圓山聯誼會工作,還會電腦繪圖、寫程式。奶奶也前衛,從小鼓勵她擁有自己的事業。在她國中時,奶奶就自己買好生前契約,規劃好後事。某次談到同性戀議題,賈永婕隨口說,這年代,弟弟帶回來是個女的,媽媽就該偷笑了,奶奶很快接:「是男的也得接受啊。」賈永婕說:「那時她已經八十幾歲了喔。」

剛結婚時,賈永婕曾內心不平衡:為什麼大家都只記得她嫁入豪門?「我對豪門二個字有抗拒跟叛逆,什麼豪門媳婦?我為什麼要變媳婦?我討厭很傳統、很教條、很矮化女性的東西。出社會後,我通通都是靠自己,只不過現在嫁一個好人。」但她也喜歡煮飯、照顧家人與朋友,「只要是我想做的,就不是貶低我的教條,應該是一種任性吧。」

 

自讚好棒棒 度過低潮

反差的是,叛逆少女非常愛國。「小一、小二寫注音作文,我會寫:小朋友唱國歌沒有立正站好,這樣很不對。很樣板戲小孩齁?」賈永婕笑說,某年生日禮物,父親送她一大張布面國旗,她萬般珍惜。開始參與馬拉松、三鐵,到國外參加比賽後,她一定用自己的方式將國旗帶上,「不曉得怎麼講,這是我生長的地方,我當然希望這塊土地很強大,而且我在這塊土地生活得很開心,就是很有歸屬感、認同感啊。」

幾次訪問,人前人後,賈永婕一貫開朗活潑。難道天之驕女都沒有自尊心受挫的時候嗎?「有一陣子,我國中同學好像因為我長太漂亮就排擠我」,賈永婕放聲大笑:「這是真的,我當然知道。」怎麼面對?「就安慰自己真的長太漂亮啦。」

疫情下,賈永婕(左2)大女兒安安(中)的畢業典禮轉為在家線上進行。(翻攝賈永婕臉書)

開朗少女的保護傘是自己給自己的。父母給她最好的愛與成長環境,但彼此個性不合,常常一吵就驚天動地,她只好躲回房間,「妳要有自己的保護傘,一方面告訴自己,把這件事情看淡,二方面就是要度過。有一天我會長大,就會獨立啦。但我會選擇不要讓這樣的事情,又發生在自己的小孩身上。」

那次是電話採訪,訪著訪著,聲音那頭,兒子加入了。賈永婕大聲地說:「我的生日願望就是希望兒子可以不要叛逆!」兒子說:「那妳要對我好啊!」兩人一來一往,是鬥嘴,也是說愛。家人就是愛的發動機吧,她想起來:「有時候我情緒比較低,我老公就說:拜託妳誰,妳好棒棒賈永婕耶,不要在那邊裝可憐。我就覺得他很煩,然後想說,喔,對!我是好棒棒賈永婕。」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