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清枝是台灣私人辦學、實驗教育的先驅,他辦了2所學校,也離了2次婚,今年籌備「野菜學校」時,一起生活10年的老伴也離開了。對於婚姻失敗,陳清枝顯得雲淡風輕,但提起二兒子的自殺,他的語氣卻沉了下來。

「每個孩子都不一樣,他們讓我反思生命,特別是死亡。」30多年來潛心創新和實驗教育,今年65歲的陳清枝終於發現,關於愛和生命,3個孩子才真正為他上了一課。

我們第2次訪問的前一天,陳清枝剛結束一週環島旅行,回到宜蘭三星鄉的家。

65歲的陳清枝穿著白上衣、短褲,不拘小節地坐在他家客廳,興奮分享這段旅程,「我這次走的路線很特別喔,去花蓮看女兒、去台東找老朋友,也去南投走以前帶小孩走過的路,從以前教書的小學,走到日月潭…」突然,他清瘦的臉頰抽動了一下,大概有幾秒,我感受到他猶豫要不要說下去,解釋自己為何突然離開籌備多時、將營運的新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