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篇

  1. 人物

    【鏡相人間】被偷走的人生 周子飛囚籠去來40年

    1986年,遭瘖啞榮民張雄囚禁6年的8歲原住民兒童周子飛被警方自囚室救出,因成長過程缺乏刺激,他完全無法言語。這則戲劇性的「啞童」故事轟動一時,新聞沉寂後,他短暫輾轉於原生家庭與寄養家庭間,最後被中原大學副教授戴浙收養,從此隱入人群,受過義務教育,投入不同的勞力市場,為自己掙取生活所需。

  2. 人物

    【一鏡到底】失敗的冠軍女兒 陳詩欣

    2004年雅典奧運陳詩欣奪下跆拳道金牌,榮耀加身、功成名就,叛逆與低谷都是勵志故事,如同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不得志的父親培養女兒,最終實現奪冠的願望。3年前週刊爆料婚外情,頂尖運動員的故事再開展,成了兩情相怨的婚姻故事。面對一連串負面新聞,她一邊打離婚官司,一邊躲避他方,最後落腳新竹開道館。奧運光環沒了,個性強勢、想做自己的她自認失敗,一切重新開始。從巔峰跌到谷底,她另有一番體悟:「要學會從失敗中站起來。一定要跌到最深,才知道你有沒有足夠自我喊話、對話、信念。」

  3. 人物

    【一鏡到底】國家的囚徒 中國709大抓捕案律師王全璋

    從死蔭幽谷歸來,中國「709大抓捕」案最後一人王全璋從人間蒸發將近5年,終於在今年4月回家了。7月初,他在重重監視下接受本刊視訊專訪,訪談數度遭不明原因打斷,王全璋的意志卻彷彿抽刀斷水水更流,從遭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不斷移監、審訊、逼供、刑求、判刑到釋放,一口氣談了近5年的關押生活。709大抓捕導致超過320人受牽連,中國自此引發維權律師荒,法界因此產生寒蟬效應。709事件5週年之際,本刊記錄王全璋的第一手口述,也記下他在鐵窗裡的自由想望。

  4. 人物

    【心內話】酒店裡的稻香

    我每天凌晨2點睡,理想狀況是睡到早上7點,起床載小朋友上課,但實際上卻是清晨4、5點酒店會打電話來說旗下小姐喝醉了,快來載。

  5. 人物

    【鏡相人間】無期的歸期 香港流亡世代在台灣 

    反修例運動延燒超過1年,至今熱戰方酣。首批逃往台灣的港人來台將滿1年,這是一批沒有臉孔的人,亦是做了最壞打算,此生回不了家的人。我們採訪數名不同時間抵台、年齡介於20至30歲的香港人,在歷時1年多的抗爭中,曾在前線、後勤等不同位置,亦在不同位置之間流動。他們至今仍以自己的方式,支援一場沒有盡頭的抗爭。如果沒有這場運動,這批年輕人原來是名校畢業生、記者、打工仔,如今放棄香港的一切,在台灣重新開始,嘴裡說著「回不去了」,一邊設法在台灣自立。大部分的人,不論在台求學、經商、創業、學習民主經驗,未來還是想回家-還鄉何必衣錦,只盼香港能再甦醒。

  6. 人物

    【一鏡到底】愛的教育 陳清枝

    陳清枝是台灣私人辦學、實驗教育的先驅,他辦了2所學校,也離了2次婚,今年籌備「野菜學校」時,一起生活10年的老伴也離開了。對於婚姻失敗,陳清枝顯得雲淡風輕,但提起二兒子的自殺,他的語氣卻沉了下來。「每個孩子都不一樣,他們讓我反思生命,特別是死亡。」30多年來潛心創新和實驗教育,今年65歲的陳清枝終於發現,關於愛和生命,3個孩子才真正為他上了一課。

  7. 人物

    【鏡相人間】我們不是神 看不見的社工職業創傷

    近年,隨機殺人、家暴和自殺事件頻傳,政府為強化社會安全網,增聘千名社工,並給予加薪,但欠缺相應資源支持,社安網的破洞依舊很大,也忽視社工助人過程中,面臨嚴重的身心創傷,時有社工過勞、自殺的新聞。社工是專業的助人工作者,透過同理心深入社會悲劇發生的角落,卻在凝視情緒黑洞的同時,也漸漸被黑洞吞噬,成了憂鬱沮喪的人。他們飽受社會大眾誤解,有人把社工叫成「志工」,有人在發生社會案件時,叫社工出來扛責任。我們都忘了,社工是人,不是神,他們無法消滅苦難,卻能陪受苦的人們走一程。

  8. 人物

    【心內話】33歲退休去結紮

    我今年33歲,去年看銀行存簿,發現投資股票帳面數字有6、700萬元,平均1個月3萬元的被動收入,開銷2萬元,算了算,收入大於支出,心想可以退休了,今年2月26日離職,今天是離職第2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