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5座金鐘卻欠2.4億「宣布破產」 澎恰恰:我不會逃避

文|王志元    攝影|杭大鵬 蘇立坤
破產後,澎恰恰找來有黑道背景的台商朋友林秉文,幫忙召開協商會議。只是出席的債主未如預期,至今仍不時以各種方式騷擾澎恰恰。(蕭志傑攝)

2020年8月6日,澎恰恰開記者會,宣布自己因拍攝電影欠下2.4億元巨債,這個拿下5座金鐘獎的綜藝大哥已經破產。但他說他不會逃,將積極面對還款。2年後他接受我們邀訪,雖然訪談過程中不斷因債主訊息而分心,但他並沒逃避。

綜觀澎恰恰一生,有2個黑洞,不是鼻孔,不在他臉上。黑洞一是女人,一是債務,全起源於家族的詛咒。「我大姊說過,有人下過詛咒,彭家的查埔一定零零落落,查某攏無尪,還真的。我二姊丈夫癌症過世,大姊離婚,大哥離婚。為什麼我比較晚發生?因為我離開嘉義,比較慢。」澎恰恰點起一根菸,瞇起眼睛,瞬間又老了幾歲。

剛問起債務沒幾題,澎恰恰就拋出這個神祕的故事。人在無依無靠的時候,習慣將問題導向不可知的命運。問是誰下的詛咒,他雙手一攤:「不知道,查不到了。」就跟他龐大的債務一樣。他說到現在仍是茫然,不知道事情怎麼發展成今天這樣。

破產後,澎恰恰抵押房產,找來有黑道背景的台商朋友林秉文幫忙喬債整合。他不怕將債務拿上舞台當笑哏,甚至被YouTube節目《狗屎寫手》拿自慰光碟來嘲笑也不生氣。坦然的態度帶來流量,他拍攝帶有自嘲意味的《鼻孔遊戲》爆紅。代言、業配,來者不拒,1年就還了2千萬元。

然而這只夠塞債主牙縫,負面新聞仍不時傳來:又是與佩真借貸合作關係不明,傳訊想輕生;又是被鹿港賣蚵仔煎夫婦控訴,不履行投資合約還搞神隱。澎恰恰的債務像謎團,拍電影如何虧損至此?

澎恰恰總共拍過4部電影,每部都虧錢。照他說法,2億4千萬元的虧損,裡面有一半是高利貸滾出來的。不善理財的他將收入、儲蓄,都交給澎嫂管理;等到發現扛不住時,回頭向澎嫂求救,才發現家裡的錢根本不夠他還。至於吸金,澎恰恰抽了根菸,瞇著眼似笑非笑看著我:「我這輩子所做的事情,都在出金,不是在吸金。我若要吸金何必留在這,我就好勢好勢啊!」

「我當時沒有想到,因為這個東西會弄到傾家蕩產的地步。」比起《玫瑰之夜》裡的鬼故事,越訪越覺得澎恰恰拍電影這事更可怕,甚至會懷疑他當時是不是被人下符。他拿胡瓜舉例:大家提到胡瓜就只覺得是個主持人,不斷賺錢,然後賺夠了就退休。這沒有錯,但澎恰恰要的不只是這樣。

他要的是什麼?澎恰恰會主持、演戲、編劇、導戲、出過唱片,甚至音樂創作也被金馬提名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但「認可」像一個怨念極深的幽靈追在他身後,幾乎要置他於癲狂才肯罷休。

「澎嫂要勸我、阻擋我,其實很難。因為嚴重自卑,我需要不斷用一些東西,來掩蓋掉自卑這件事情。」關於認可,澎恰恰這樣描述自己。這個說法聽來熟悉,早在2005年身陷光碟案時,他就以「強烈的自卑引起狂妄的自大」為自己下過結論。當時他遭到盧照琴、郭桂彬等人恐嚇勒索,據傳也因此欠債8千多萬元。

澎恰恰的父親在他11歲時離家出走,此後再沒回來。澎恰恰一生只記得他和父親的一次對話。那時父親還偶而回家,小時候澎恰恰太瘦,媽媽要他去跟爸爸說買點奶粉回來給他補身體。

「我哪有錢!」父親這樣大聲回答。那是初始的拒絕,也是父親對兒子粗暴的否定。

對缺乏自信的人來說,每次拒絕都是一道刻痕。因為實在刻了太多太深,也就無法接受失敗再來補上自己一刀。

「媽媽的一句話:不要像你爸爸一樣,很深地打進我心裡。但今天會到這個地步,坦白說,如果我們推給宿命的話,是不是命中注定,必須順著老爸的路?」澎恰恰問我,那是整場訪談他看起來最無助的時候。

所以你覺得現在變得跟爸爸一樣了嗎?「不一樣,我爸是出去之後,完全不管所有事情,他一個人自生自滅,至少我還留下來承擔。」澎恰恰堅決地回答,又把自己和父親切了開來。「這一路演藝圈風風雨雨,到最後會有一個結果,就是我臭名萬世。你不能跟豬大哥(豬哥亮)一樣,跑了,然後幾年後回來。那不可能發生,因為來不及了,我年紀太大了。」

點我看完整全文:【一鏡到底】黑洞人生 澎恰恰

★《鏡週刊》關心您:

  • 抽菸有害身心健康。
  •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