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非常幸運,當新冠肺炎在全世界大範圍爆發時,我們沒有封城,也沒有停課,只是自律性減少外出,商業活動有限度地進行,各城市運作如常。

而隨著疫情趨緩,之前大受打擊的高檔餐飲也逐漸回溫,米其林二星「RAW」、一星「Impromptu by Paul Lee」5月都已滿座。日前探訪一人收費上萬元的「足立」,更發現這家號稱「台北最貴」、「最難訂位」的日本料理,疫情中幾乎不受影響,始終一位難求。

說起這家開在台北莊敬路巷內的高檔壽司「足立」,頗有幾分傳奇色彩,熟客多以日文發音「あだち Adachi」稱之,2017年登場以來,從未在台北米其林名單中露臉,仍然備受饕客擁戴,甚至因為只接受熟客訂位,而染上些許神祕性。

日籍主廚足立浩正來台前曾在東京六本木名店掌廚,據說有將近20年的經驗,當初是應會員制高檔壽司店「千壽」之邀來台,後來才以自己的姓氏在台北信義區獨立開店。

這塊日本進口的鮪魚,光看色澤就知品質不凡。
熟成後的鮪魚,甜度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