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台南的「土魠魚羹」,微甜極鮮的白菜梗、白蘿蔔羹湯,撒著香菜、蒜酥,臨上桌前,才放進炸得酥香的裹粉土魠魚塊,一口魚一口羹,真是美味。不過,這土魠魚羹在家裡面吃不到,都是年少讀書時,到南部遊玩吃的。所以,我愛吃土魠魚羹,因為它代表出遊。

其實,連土魠魚這詞彙也是在外面學的。在我家,土魠魚叫馬加魚,從來就是做魚餃子或紅燒用的魚。我覺得我爸媽很少吃外面的小吃,不知道馬加魚切塊炸起來放進羹湯如此美味。後來大了,自己下廚,做土魠魚羹給媽媽吃,告訴她這魚就是馬加魚,我媽媽說,好好的馬加魚,做餃子多鮮,炸了可惜。我倒覺得炸了放進湯裡,蠻好吃的。不同的生長環境,造成的口味感受不同吧。

後來查了一下,馬加魚就是馬鮫魚,潮州人最愛。所謂「好魚馬鮫、好菜芥藍、好戲蘇六娘」。那為什麼大陸沿海一帶叫馬鮫魚、馬加魚,台灣現在卻喚牠土魠魚?

根據中研院學者鄭維中的調查,在葡萄牙語中,鯖魚類的魚被稱為Dorado。在荷治時期,台灣人和荷蘭人、葡萄牙水手打交道,可能跟著他們叫此魚為Dorado,翻成土魠或塗魠。以至於到了清廷統治台灣,台人並沒有像清沿海地區居民叫馬鮫魚。所以清朝的地方誌說台灣是多烏、多塗魠、多虱目的地方。也就是說,土魠魚其實是外來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