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9.27 22:16

【戰火扶南(中)】畢業後九年磨一片 製作人力挺劇本原貌

法國安錫影展大獎導演杜來順訪台前專訪

文|林莉菁 
杜來順(紅圈處)是今年安錫影展的風雲人物。背景是明年主題國日本的廣告。(BAC Films提供)
杜來順(紅圈處)是今年安錫影展的風雲人物。背景是明年主題國日本的廣告。(BAC Films提供)

問:您在校時拍過短片,畢業後拍過廣告,之後直接投入長片拍攝工作。業界通常認為新手導演應該先多拍點短片練習,再投入長片拍攝,您是怎麼說服製片支持您的長片計畫呢?

杜:確實有人跟我說過類似的話,他們認為我最好先拍部短片,再投入長片工作,藉此累積工作經驗,有點名氣,也比較容易籌措資金。問題是我當時並沒有什麼短片構想,我同時覺得,藝術創作者這麼做並不光彩,勉強自己去拍短片,只是為後來長片做準備。結果我沒有聽從別人建議,直接投入長片計畫。

然而,完成一部長片需要非常長的時間,必須花時間構思劇情,尋找資金,這段過程我也同樣在工作,同樣從中累積實務經驗,所有工作最終目的都是為了完成這部長片。籌備過程中,我逐漸組成自己的基本團隊,與勾布朗學院同學合作,後來找到編劇與製片,一點點地累積而成。

我們一開始花了不少時間籌備,2009年畢業後,我就開始籌備這部長片,但要等到2012年或2013年才與製片簽約。起初我有些疑慮,朋友們都說,製片會要我們修改劇本。所以我們試著將故事敘事走向扣緊,外人難以更動故事情節。而我們找到的製片並不會要求我們修改劇本,他說他喜歡這部片原本的樣貌,他會挺身捍衛與推銷本片。

 

問 : 本片開拍前,您與團隊成員曾在柬埔寨待了兩個月…

杜 : 我們這部片曾獲法國拉嘉德集團基金會(la Fondation Jean-Luc Lagardère)長片寫作獎,榮獲獎金3萬歐元,我們團隊核心成員3人就用這筆獎金去柬埔寨待了2個月。

其實我已經去過柬埔寨,對當地有些概念,但我同事沒有去過。我們覺得團隊核心成員柬埔寨之行相當重要,我想讓他們看看金邊與周邊地區的風景,看看那邊的天與地。每次我造訪柬埔寨,總有種特別的感覺,天地是那麼地開闊,覺得人在天地間顯得相當渺小。那邊地勢平坦,可以毫無阻礙地看到廣闊的天空,人顯得相當小,我覺得這就是人類在這個世界的樣貌。當地的落日及其他景觀也讓我印象深刻。

柬埔寨人民慵懶的生活態度也讓人印象深刻,有人可以在摩托車上小睡片刻,這在金邊街頭很常見。因此我想在本片開頭呈現金邊和平時期的樣貌,當赤柬進入金邊,一切就此改變。我帶團隊核心成員造訪柬埔寨,就是希望他們能感受類似的昇平氛圍。

我自己是法國人,在法國出生,無法說自己是柬埔寨人,當地許多事情我並不瞭解,我就像個觀光客。柬埔寨一些村民跟我們談起他們那個時代的見聞,要讓他們暢所欲言並不容易,他們慢慢地才敞開心房講述過去。有人傷感落淚,畢竟赤柬統治對許多柬埔寨人衝擊相當大,談論赤柬歷史還是一項禁忌。

村長一開始以為我是韓國人,不解為什麼我對赤柬時代歷史感興趣。我說我是法籍柬埔寨裔,因為父母來自柬埔寨,試圖還原當時歷史。村民後來比較信任我,較能侃侃而談。有位歐巴桑青少年時期曾在赤柬宣傳團體待過,她表演了一段當時的樣板舞蹈。我很欣慰民眾能敞開心房訴說過去。他們最後把我當成他們一份子,能與我的亞洲原鄉建立關係,讓我相當感動。

待在柬埔寨期間,我們四處找資料,也去了潘禮德導演創設的波法娜柬埔寨影音資料庫中心(le Centre Bophana),我們因此有充足的資料來籌備這部長片。

其實我自己很想在柬埔寨生活,我那邊還有親人,也喜歡當地的生活、食物與人際關係。但我想我還沒有準備好,很可能只是以觀光客的角度來觀看柬埔寨。我並沒有真的在那邊生活過,不需要應付日常生活種種狀況。我想我對柬埔寨的觀感還是多少有自己幻想的成分在。但每次我到柬埔寨,總有種深沉的幸福感,好像跟這個國家有所連結。

 

問:請問花了多少時間完成本片?

杜:花了快10年吧。

2009年我畢業時就想拍攝這部片,我先跟同學合作,後來找到一位編劇,接著找到製片,開始籌措拍片資金,花了約5到6年時間,製片過程花了1年半到2年的時間,就動畫長片拍攝時程來說,其實不算長。基本上影片整體在今年6月11日安錫國際影展開幕前一週正式完工。

 

問:全片拍攝工作都在法國完成嗎 ?

杜:我自己希望這麼做,但就現實條件而言,這樣子行不通。

影片最後由4國聯合製作,共6間動畫公司參與,3間在法國,1家在比利時,1家在盧森堡,另一家在柬埔寨。盧森堡公司完成了本片50%左右的工作。

 

問:請問您覺得本片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部分為何?

杜:每個層面都很困難,每個部分都有些問題。

一開始我在一家小公司工作,有時只有3個人。合作的外國動畫公司程度不一,我們得好好把關,修正各國公司不合格的動畫部分。我們曾派員到各家公司視察,我也訪視過幾家公司。

我很高興柬埔寨動畫公司能參與本片,畢竟這部片子談的也是他們國家的故事。

 

問:那麼拍片過程中最有意思的部分為何?

杜:每個層面都很有意思啊。

拍片過程有時確實相當辛苦,有汗水也有淚水。當影片拍攝工作結束,像是完成一項任務,心滿意足,內心平靜。但因為我已經長時間浸淫在本片拍攝工作中,可能有盲點,我相當擔心影片放映後觀眾的反應。本片6月中旬在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首映,屆時再看觀眾反應如何。(註:導演在6月安錫動畫影展前回答本題時,當初還不知道最後會贏得長片大獎。)

 

問:本片會在柬埔寨上映嗎?

杜:有家柬埔寨公司加入本片製片團隊,確實會在柬埔寨上映。本片2019年3月在法國與歐洲其他國家上映,比利時將播映柬埔寨語版本。我自己也希望法國放映柬埔寨語版本,看起來會更接近真實狀況。

 

杜:我不希望影片標題太長,「扶南」(Funan)簡單好記,就只有一個雙音節單字。我也希望讓高棉文明的起點與後來的自我屠殺藉此交會。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