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09.27 22:16

【戰火扶南(下)】發願拍潮州話影片 向原鄉母語致敬

法國安錫影展大獎導演杜來順訪台前專訪

文|林莉菁 
「戰火扶南」10月14、16日將在台中國際動畫影展(TIAF)放映,為本片亞洲首映,法國要等到明年春天才在院線上映,台灣觀眾有眼福了。(翻攝自TIAF網站)
「戰火扶南」10月14、16日將在台中國際動畫影展(TIAF)放映,為本片亞洲首映,法國要等到明年春天才在院線上映,台灣觀眾有眼福了。(翻攝自TIAF網站)

問:影片靈感來自令堂遭遇,請問她看過這部片了嗎?

杜:她看過了,但影片目前只有法文版,而她不懂法文。她以前試著學法文,但沒有學會,她也忙著照顧我們,工作繁重,沒有辦法好好學語言。她看影片時,會說她感覺到可能會有悲劇發生,指著劇中主角的小孩說那是我大哥,這讓我相當感動。看到赤柬角色出現,她會開始咒罵他們,可以感受到她心中對他們怨懟依舊。

當初經歷過骨肉分離的大哥還沒有看過這部片,我很想知道他的反應如何。

 

問:您去過柬埔寨,也曾造訪您家族另一原鄉---中國汕頭嗎?

杜:我1995年第一次去柬埔寨,當時是跟我父親一起去的。那時柬埔寨內戰剛結束,相當貧困,我一開始並不喜歡這個國家,當地一些景象讓十歲的我相當害怕,我不希望跟這樣的原鄉有所連結。那是我小時候的事情了,我現在可以坦然接納自己是柬埔寨後裔這件事,對柬埔寨有著深刻的情感。

中國汕頭的潮州原鄉深植我心,我還沒有去過汕頭,但不太敢去,怕自己會對當地現況感到失望,打碎我自己原來對汕頭的幻想,很可能我心目中的汕頭是它古早的樣子,我擔心到時候只看到高樓大廈。我也擔心自己的潮州話不夠好,無法跟當地人溝通,更怕自己並沒有成為一個自己期待的正港潮州人。

我擔心中國潮州人的文化可能已經跟我沒有什麼關係了,憂慮自己什麼都不懂,一切只是自己一廂情願作夢,但我還是希望未來可以教我的小孩潮州話。

 

問:您未來有哪些拍片計劃呢?

杜:法國相當自由,可以拍攝各種主題的影片。法國也支持作者風格強烈的電影作品,不只是把電影當成商業產品看待。無論電影賣座與否,如果作品有一定藝術性,依然受尊重。

我希望未來能拍一部潮州話發音的影片,為這個語言在世界留下一個印記。法國潮州話人口應該大都集中在大巴黎地區,不過確實越來越少法國年輕人會講潮州話。祖先傳承下來的語言若就此消失,相當可惜。我日常生活中可以用潮州話進行對話,但不像我的法文那麼好。我的祖父母來自中國汕頭,父母移民到柬埔寨,我自己與中國文化有種特別的關係。

您告訴我台語「電影」發音是tiān-iánn,我們潮州話說法是tiān-hì (「電戲」)。小時候,我父母跟我只講潮州話,他們自己用柬埔寨語交談,我想,他們這麼做是為了潮州話傳承。我覺得我父母的做法是對的,反正我在法國出生長大,自然而然會講法語。如果他們不這麼做,家中沒有其他人會教我潮州話,他們真的執意要教會我潮州話。聽他們用柬埔寨語交談,我也多少學會一點柬埔寨語。

即使移民他鄉,我們還是保持傳統習俗,家裡有祖先牌位,過農曆春節。而我本來在法國學中文,每週1小時課程並不足夠。後來我到中國實習3個月,學了不少中文。我有一些中國與台灣朋友,跟他們一起交談練習中文,但我不會寫中文。

我也希望未來能拍一部武俠動畫片。我曾看過一則侯孝賢的訪談,他認為華人導演一生應該至少拍一部武俠片。他這句話在我腦海縈繞不去。不過,對亞洲人而言創作武俠作品相當自然,他們就在亞洲生活,武俠元素隨處可見。我在法國出生,家人從中國汕頭移民外國,我需要找許多相關資料。我很欣賞描寫中國古代的武俠電影,無論是服飾或武功。我自己學了8年的中國功夫,無法坐視這樣的文化傳統消失。

 

杜:我欣賞的導演有陳凱歌,還有侯孝賢,我很喜歡他的作品「最好的時光」(Three times)。我也喜歡香港電影,尤其是李小龍的電影,對生在西方世界的亞洲人而言,李小龍是一位有助於建立自我認同的偶像。此外還有徐克與王家衛,我相當欣賞王的「重慶森林」。

採訪後記

今年6月上旬於法國安錫動畫影展觀看「戰火扶南」時,杜來順導演在開演前現身向觀眾致意,他表示,他會到安錫所有放映場次向觀眾致意。影片首映場結束後,觀眾起立鼓掌不絕。過了幾天,安錫頒獎典禮上,長片最大獎頒給了杜導演。只見他彎著身軀,看來相當努力地忍住淚水,製片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一位新科導演9年心血獲觀眾與影展評審團一致讚賞,多少可想見這位青年導演內心多麼澎湃來去。

杜導演說,有人看完影片後跑來跟他說,自己也是法籍柬埔寨裔,但並不瞭解當年赤柬造成的苦難,看完後決定要深入了解這段過去。杜導演表示,能讓觀眾有這樣的反應,多年的辛勤工作就相當值得了。

杜導演身為法國移民後代,從小在多語環境長大。訪談時問起台灣語言一事,筆者告知台灣本土語言凋零的困境,他認為還是要保存台灣各式各樣的語言。柬埔寨的無垠天地、移民家庭多元文化傳承與法國自由的創作環境,得以讓這位年輕導演譜寫出這部大時代中的家族故事。我們寶島同樣有著自由開放的創作環境、好山好水與奮鬥不懈的人們,期待未來能孕生出更多如本片般動人心弦的時代佳作。

更新時間|2018.09.27 08:1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