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09.27 22:15

【戰火扶南(上)】母遭赤柬迫害史改編動畫 法國移民之子國際獲獎

法國安錫影展大獎導演杜來順訪台前專訪

文|林莉菁 
法國導演杜來順以「戰火扶南」勇奪今年安錫影展長片類水晶大獎。(BAC Films提供)
法國導演杜來順以「戰火扶南」勇奪今年安錫影展長片類水晶大獎。(BAC Films提供)

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Festival International du cinéma d’animaiton d’Annecy)前身為「國際動畫電影日」活動(Journées internationales du cinéma d’animation,Jica)。1950年代時,「國際動畫電影日」原本在坎城影展期間同步舉辦,但不受重視,活動團隊於是決定1960年在法瑞邊境的安錫(Annecy)另起爐灶。安錫動畫影展如今成為國際動畫界年度盛事,每年6月吸引1萬多人與會,今年有88國人士參與。2004年曾舉辦台灣動畫特別單元,歷年來也陸續有國人作品入圍或得獎,去年北藝大校友詹凱勛即獲安錫青少年評審團獎。

安錫動畫影展可說是年輕動畫人夢想的跳板,法國導演杜來順(Denis Do)今年33歲,勇奪長片類水晶大獎。他2009年畢業於法國動畫名校勾布朗美術學院(Gobelins, l'école de l'image)動畫系,完成學業後即投入「戰火扶南」(Funan)長片計劃。影片靈感來自杜導演母親親身經歷,描寫1975年赤柬掌權期間,少婦阿珠(Chou)跟丈夫阿光試著找回戰亂中失散的稚兒。本片10月14日起將在台中國際動畫影展(TIAF)放映,為本片亞洲首映,法國要等到明年春天才在院線上映,台灣觀眾有眼福了。

 

藉小人物訴說大時代,刻畫複雜人性

您先前受訪時表示,影片故事主要來自令堂在赤柬統治期間的親身遭遇,但希望處理成虛構故事,為什麼選擇這麼做呢 ?

杜來順導演(以下簡稱杜):如果影片完全依照家母的遭遇陳述,片子會太長,我們負擔不起這樣的製作費,內容也可能不太有意思,因為多半時間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家母就是逆來順受。我們團隊得找出一些故事情境,略為改編,影片才會比較生動。

即便如此,我們並沒有憑空想像片中人物遭遇。正式開拍前,我讀了不少相關傳記,大多數人遭遇類似,所以我們另外加入的元素跟當時人們遭遇相去不遠。我把這部片獻給家母,而它同時也向經歷過那段苦難時期的柬埔寨人民致敬。不論是家母親身遭遇,或跟她同時代人的體驗,我想這部片定位正好落在這兩類歷史記憶中間地帶。

 

您曾表示,本片觸及政治,但並非想捍衛或批判某些政治意識形態,然而,就是因為赤柬政府的政策讓令堂與眾多柬埔寨人受苦。您也提到本片並非單純二分地指出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而預告中看到赤柬將金邊民眾趕出家門流亡,大眾的身家性命與財產不保…

杜:赤柬殘酷統治確實駭人聽聞,但我沒有經歷過那段歷史,並未因為政治迫害而心頭蒙上陰影。我並沒有像我母親與其他當代人一樣被迫離開家園,我的視角其實與現代觀眾們接近,與那段史實有一大段距離。

當我深入了解赤柬時代的歷史後,發覺這段時期的柬埔寨其實跟納粹時期的德國相似。現在我們認定是不好的事情,當時的人可能真心相信而執行,很難用好人或壞人二分法界定。赤柬成員多數是文盲,大都被洗腦。面對當時社會的不公不義,他們想要翻轉社會。法國今日社會狀況類似,極左或極右派都想要改變社會。倘若極端團體真的掌權,可能造成社會動盪不安。

我們可以說,所有影片都很政治,都想傳達某些訊息,但我並不希望把我這部電影政治化,這不是本片目的。本片並非批評過往,目的也不在於攻擊某些政權。即便在我們西方世界,大眾也難以掌握政治。對我而言,只有生命經歷、感受、情感與存活的想望才是真實可及的。

我這部片基本上還是從人的角度出發,並非妄想打造一部歷史鉅作。本片確實提供觀眾一些歷史資訊,但還是著重描述大時代一個常民家庭的故事,接下來就由觀眾來決定,這部影片是否在歷史上有一席之地了。

 

問:您與團隊曾指出,希望呈現這個故事的普世性,也希望以主角家庭為主,而迫害主角與許多同時代的柬埔寨人的就是大歷史中的赤柬組織,您似乎不想正面批判加害者,請問是為什麼呢 ?

杜:我並不擔心談論家母那幾年的遭遇,從小家母會跟我提起她當年被赤柬迫害的過程,她很討厭赤柬。她家境小康,並不知道赤柬政權代表的共產主義是什麼意思。雖然我自己傾向左派,但難以認同赤柬那樣的極端作法。

這部片並不想要批評某些政治意識形態,而是想批判政治意識形態走向極端後,如何毀人家園。觀眾也可看到片中赤柬成員人性的一面,他們其實也是自己政治抉擇的受害者。現實事實上相當複雜,並非黑白二分,需要更細微地檢視。

問:2009年,您曾與法國勾布朗學院動畫系同學們合作拍攝短片「絲帶情緣」(Le Ruban),也曾為國際特赦組織拍攝廣告片,您似乎對歷史與社會寫實題材相當感興趣。

杜:是的。我還在勾布朗學院學動畫時,並不認為自己適合當導演。「絲帶情緣」一片背景原本不在中國,因為我喜愛中國文化與歷史,於是建議同學們把故事背景設定在文革時期的中國。

國際特赦組織廣告有點特殊,當時因為預算有限,雖然業主很滿意,但我個人覺得影片不盡理想。我自己並不怎麼欣賞這部廣告劇本正面切入主題的手法,表現手法上不太高明。我自己傾向如「絲帶情緣」一片手法,藉由一個愛情故事帶出背後大時代歷史,或像「戰火扶南」由一對母子的故事切入,我希望從人與人間親近的關係與人性角度說故事。

 

問:本片有幾位赤柬年輕成員角色,並不是一味壓制勞改營囚犯,請問靈感來自真人真事嗎 ? 當初如何建構這樣的角色呢?

杜:有些角色靈感確實來自真人真事,但我們已修改劇中人物姓名。家母認識其中一人,他行徑神祕,赤柬鐵腕控制時代,他可以四處來去,應該跟赤柬組織關係不錯,他很可能就是赤柬成員。於是影片設定他是赤柬組織一員。其實柬埔寨國內有件事密而不宣,其實每個柬埔寨家庭很可能至少有一人參加赤柬組織,就人口統計數字而言相當合情合理,赤柬也因此才能奪權執政。

此外,赤柬成員並未接受司法審判,成為眾人閉口不談的禁忌。他們很可能就跟他們侵害過的受害人在同一聚落生活,沒有人敢去檢視赤柬歷史,彷彿當年的事情從沒發生過。

我希望在片中呈現這些面向,許多影像或文字作品也觸及這部分,法國柬埔寨裔導演潘禮德(Rithy Panh)作品中就可以看到赤柬前成員內心煎熬,某些人確實對自己之前所做所為感到後悔,我希望能透過我的電影展現人性中這微小的光明正念。

這讓我想起利比亞強人格達費被處決前的時刻,我在媒體上看到他被剝去衣服遭受凌辱的畫面,執行者據說獲得西方世界支持,這點讓我難以釋懷。我們西方國家常指責他國不民主,怎能支持這種不民主又不人道的作法?

更新時間|2018.09.27 08:1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