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上法庭的邱顯智,是非典型的律師,他喜歡跟法官說故事,不習慣拿法條當武器。他既感性又很熱血,總能從底層庶民的悲歌裡,回聽自身的草根性。電影《正義辯護人》中,宋律師為了幫小老百姓辯護,被同僚恥笑成「把安穩的人生給一腳踹了」,邱顯智的處境也好不到哪去。

他參與多項義務辯護律師團:關廠工人案、洪仲丘案、鄭性澤案等,猶如站在風口浪尖,有人叫好,也有人放冷箭,還有人寄屍體照片給他,但是他仍不改其志。執業6年多,經手案件不勝其數,然而在腦海深處他始終忘不掉2組數字,那攸關纏訟多年的冤獄犯,到頭來,一個含恨而死,一個無罪定讞,成了邱顯智生命中刻骨銘心的記憶。

邱顯智跟我說了個笑話:「上次回母校台北大學演講,有學弟發問:『接這麼多免費案,不怕餓肚子嗎?』我碩論指導教授陳愛娥在一旁幫腔:『找對老婆就不會。』全場笑翻,哈哈哈哈哈。」他笑起來一連哈好幾次不喘氣,尾音抖又拔尖,就算未見其人,光聽笑聲就很有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