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前的社會氛圍,或許可用這些事件名稱來描述:2012年曾文欽湯姆熊隨機殺童案、2014年鄭捷捷運隨機殺人案、2015年龔重安北投文化國小隨機殺童案。然後是2016年,王景玉內湖隨機殺童案。5年間,4起隨機殺人案,讓整個社會緊繃到極限。

王婉諭不支持死刑,也不同意廢死。「我覺得在執行槍決前,該做的事情要做,我們一直都沒有對犯罪預防或犯罪行為,有很多的理解、調查、研究。」劉大經在旁補充:「在製造業裡面,當我們碰到一些問題,都會解析成因下對策,可能在科技製造業工作久了,加上她一路都是學理工,我覺得她因此比較冷靜去思考或分析一些問題,這個習慣她已經養成了。」

談到司法過程,王婉諭苦笑,那是看見荒謬的苦笑。「我第一次去的時候,偵查庭就請我們表達量刑意見,我們就說,沒有辦法表達,什麼資料都沒有,我們沒有機會了解,更遑論直接跳到表達量刑。」

 

凶手父斬斷兒交友圈

丁穩勝說:「第一次精神鑑定,的確是看到王景玉在犯刑前,精神狀況異常的變化,他寫十幾本日記,天馬行空,完全沒有現實性。所以老實說,他後來下手犯罪,不是畏罪而編造,因為有2、3年的時間,他一直在幻想自己的角色,幻想的這個社會也不是中華民國,可能是堯舜時代。」王景玉認為自己必須傳宗接代,而要完成這件事,必須殺死一個人,然而他的家庭沒有意識到他生病了,爸爸不讓他就醫,只給他錢,叫他去買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