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份《蘋果日報》在SARS肆虐時發行,當時卜大中已罹患帕金森氏症,因為雙手顫抖開始無法寫字。他慶幸這世界發明了電腦跟中文輸入法。那時的他,每天固定1000字評論,像是得到渴求已久的自由,句句尖銳辛辣無比:「SARA照妖鏡裡政客嘴臉」、「一群痞子豬頭的爛政權」、「超解HIGH的豬八戒官僚」。

他說與黎智英共事,15年間話不投機,講沒超過五句話,唯一一次激烈的交談,是2004年陳水扁總統連任勝選,「那些深藍就跟他告狀,說我們評論太親綠,他很氣,可我不知道,一直到選完後,連戰跟宋楚瑜敗了,陳水扁當選,他還氣沖沖走進我的辦公室。」談了些什麼?卜大中停頓很久,「他的意思是我寫得不公正,害得他藍色朋友通通垮台。」黎智英覬覦電視頻道,但政治太過奧妙,即便後來政黨輪替,到最後,黎智英的電視夢依然沒有如願。

卜大中回顧過去的戲謔筆法,總帶著歉疚感。戲謔的筆法,他推測來自於年輕時看柏楊的書,「我寫文章圖一時痛快,用的字都很重,到後來就覺得不應該那樣寫,太傷人了。」

他舉例,馬英九執政,劉兆玄當行政院長,颱風侵襲台灣,但官員在國外,他一怒開酸:太監們逛窯子──沒一個能幹。馬英九不可帶頭當公公。「很多人看到都覺得很好笑,跟我講,其實我覺得很慚愧,不應該那樣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