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另一項業務大增—驗屍。偏鄉長者多,而今平均每天有1至2件需求,謝春梅總是一通電話便趕去,「苗栗現在大部分都是我驗,每個派出所都知道我的手機。衛生所不太敢驗,怕有爭議,被告很麻煩。如果請檢察官驗,家屬還要等。」曾經有家屬等得遺體都流出屍水了,趕緊請謝春梅幫忙。

這些年,他自己的親友也陸續凋零,大夫人陳成妹20多年前過世,弟弟去年過世,「有個97歲的老同學,大前天過世。」長壽的壞處是,總在送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