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很傻,那是黑色幽默。

去年入圍金馬獎之後,也許是媒體的傳播力量,我的臉書上出現傳說中的生物:「國小同學」。

我與全部的國小同學失聯已經超過30年。國中一年級的時候,我們家在躲債的前提下,不對任何鄰居透露遷往何處,趁亂搬家。當時房子已被查封,新屋主每天在我們吃飯時間、睡覺時間、上廁所時間拿著鑰匙開門進來問我們方便何時搬家,我們全家都成了賴著不走的海蟑螂。

小鎮裡人言可畏,最流行以訛傳訛,我們的對策是裝傻到底,直到某一天(而且是非假日),大家上班正忙的幾小時內,帶著早就收拾好的行李迅速搬走。

就算有幾個感情較好的同學試探性問我是不是要搬家?要搬到哪?我也說不出口,只因新家是深山水壩旁的鐵皮違建。就這樣,我跟所有小學同學斷了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