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雅雯談自己的病情、年少遭遇,情緒尚且平靜,訪談中只有一次哽咽,是談起台中公園的姨仔們。她在〈姨仔〉一曲寫下:「想著子/有錢拚死賺/乎人看輕也甘願/望子大漢祙棄嫌/姨仔可憐歹命人」,寫的是少時在台中公園見到的性工作者,有些女性做了半輩子,甚至當了阿嬤,仍無法從性產業脫身。詹雅雯說:「我想說工作不分貴賤。父母做任何行業都不可恥。我想跟姨仔的孩子說,如果你因為她的工作而看不起她,你沒資格當她的小孩。」

什麼人寫什麼歌,她聽友人劇組在公園拍戲,見一名阿嬤捧電鍋睡椅子,一問才知阿嬤育有二子,分「單月雙月」住不同兒子家,兩子為求公平,每逢月份有「31日」,就讓母親睡公園。詹雅雯又見新聞報導彰化一名阿嬤睡車站,保存善心人士施捨食物的外袋,洗淨後一一晾乾,詹雅雯試著尋人,希望提供幫助,未果。在〈罔市仔〉裡,詹雅雯寫:「微微的路燈光線/照著伊身軀/滿滿塑膠套仔/一個一個溫暖的施捨/不甘擲掉/是紀念/是感謝」,筆下遭父母子女「罔飼」的罔市仔們,是上世代、乃至於上上世代台女群像的縮影。

詹雅雯也為受刑人寫〈想厝的人〉,成為傳唱的經典老歌。她回憶:「寫完〈想厝的人〉,鄭進一大哥跟我說,寫得有夠好,但他也說:『妳沒才調(本事)再寫出更好的歌了』,因為他說,他寫完〈家後〉,要寫再超越〈家後〉的歌,很難了,哈哈。」

詹雅雯(中)日前抱病陪浩子(左)、亂彈阿翔(右)出席金曲獎星光大道走紅毯,當晚她氣色不錯,被媒體關心身體狀況時還開玩笑說:「有他們陽氣在,我就蠻壯的。」(台視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