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昆隆27歲那年回到父親創立的三隆齒輪上班,卻面臨了家族企業經營最艱辛的時刻。他解釋,因早期三隆都是替人代工做齒輪加工,利潤微薄,「家裡人事費用支出龐大,我父親也不善於理財。有一些客戶倒了,欠債一直累積,最後貸款還不出來,欠了3千多萬元。」

錢關難過,他情關也難過。廖昆隆是個性木訥內向的老實人,身為家中長子的他,40歲還打光棍,差點急死雙親,「我媽替我安排了2百多場相親,其實我不是不想結婚,而是家裡欠了那麼多錢,我自卑又憂鬱,覺得自己還是不要結婚好了。」

廖昆隆(右)相親2百多次,41歲時才與家住南投水里的薛暖美(左)結婚。(廖昆隆提供)

某天,媒人替他安排去台中相親,廖昆隆一天連相5位卻無下文。準備打道回府時,媒人緊急聯絡了一位出身南投水里、家族從事鐘錶零配件業的薛暖美來代打,意外促成一段姻緣。「我太太人剛好在台中出差,我看她很大方、有長輩緣,就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2人交往半年結婚,而廖昆隆喜歡攝影,曾參加台南攝影協會並擔任三屆會長。「我結婚的時候,我們那個社團幫我辦了一個結婚攝影比賽,專門來拍我的婚禮。」

新冠疫情前,薛暖美(右)常與廖昆隆(左)跑海外拓銷,逐漸打開三隆齒輪的國際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