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零工維生的父親失蹤了,還在就學的女兒四處尋找,到他工作地點卻只見著和父親同名同姓的年輕人。之後更發現年輕男子貌似警方懸賞通緝的命案殺手,而父親曾說過想要拿賞金改善生活。

(光年映畫提供)

尋人啟事上,有失蹤的父親,也有通緝的犯人。他們之間會不會產生交集呢?

片山慎三導演的《尋人啟弒》前面三分之一聚焦在女兒的疲於奔命,伊東蒼很有個性地詮釋了這個懂得情勒別人卻也意志強韌的早熟少女。學校無能,警方無心,靠自己接近答案的時候,卻跳出殺人犯的視角,倏地將劇情帶向3個月前。我們被迫把注意力轉往這個對「會動的女人」毫無興趣的英俊男子,他是殺人分屍的變態,還是有心助人的看護?但第三個、屬於父親的視角,隨後覆蓋而上,甚至把故事再往前推進13個月。層層疊疊,有推翻有補充,我們原本以為的意外,竟然都是有備而來。

影片開場,只見父親揮舞類似鐵鎚的東西,沒頭沒腦。下一場是女兒在街頭狂奔,但她要解決的麻煩是父親在超市沒付錢,而與前者無關。除了展示了父親的魯蛇面,也暗示鏡頭與鏡頭、段落與段落之間,並非絕對時序相連。後面出來的,也許是過去;你以為四下無人,其實都被看見。就像我一度以為殺手心理與手法很重要,結果最血腥的卻由看起來最無害的人給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