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乾12支筆,今年終於考上錄取率不到2成的就業服務員。錄取標準是學科、術科都要60分,我術科75分,學科96分。

那個證照對台灣人已經很難,我又是新住民,一定要練,像身心障礙的礙,很難記,我就拆字,左邊是石,中間上面像「七」,7個石頭砸下來就變身心障礙。我考了4次,前2次不懂方法,很挫折,就放棄了,5年後決定再考,下載學習APP,逼自己再累也要每天讀。

遇到困難,就要想辦法克服。17年前的冬天,我從印尼來台灣,冷到受不了,但一句國語都不會講,撐到第7天才比手畫腳要厚棉被。後來當看護,聽不懂雇主的話,常常被罵。2個月後我覺得這樣不行,開始用羅馬拼音記下台語,每天睡前背一次。

歷經磨合與調整,陳業芳與先生如今感情極好。(陳業芳提供)

後來到工地當清潔工,認識我先生,結婚生小孩,但我還是看不懂中文,連自助餐賣的是素食都不知道,常買錯東西。小孩上幼稚園,鬧脾氣不寫功課,我說:「媽媽跟你一起學國語。」我們每天比賽誰先寫完作業。就這樣我學會台語、國語,也會講英文、印尼話,就去移工仲介公司當翻譯。

可是先生不讓我工作。他很不信任我,一個月只給5,000元吃三餐,說怕我寄錢回娘家,也怕我逃跑。先生很大男人,不做任何家事,又愛亂發脾氣,連在公眾場所也當眾罵我。新住民比移工還不如,一樣做家事、帶小孩,移工至少有薪水;移工跟雇主吵架,可以換雇主,我們又不能換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