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已久的喬治米勒,奇幻狂野的「一千零一夜」式故事串連。

劇情講述一名理性內斂的敘事學學者,過著人際淡泊的疏離生活,在伊斯坦堡買了一個古董,竟意外解放了被關在裡頭幾千年的精靈。精靈說要給她願望作為答謝,但學者以對神話慣例的理解欲拒絕這個提議。精靈說了他的3個故事想動搖學者。

喬治米勒因為7年前《瘋狂麥斯:憤怒道》而廣受討論,而該片及其隸屬系列的另外兩部片《迷霧追魂手》《衝鋒飛車隊》確實也是米勒最受矚目的作品,但他的創作跨度其實遠不只是淋漓的動作場面和末日狂想。

喬治米勒也還是《紫屋魔戀》《快樂腳》系列、《我不笨所以我有話要說》和《羅倫佐的油》的作者,貫穿這些作品中那份輕盈而自得其樂的天馬行空、平易近人的溫情,或許才更適合拿來想像《三千年的渴望》的模樣。《三千年的渴望》讓人想起早期的喬治米勒,更個人而私密,且見其童心未泯。

《三千年的渴望》改編拜雅特的短篇小說,用飛舞的奇觀來傳達一份略嫌天真的多愁善感,米勒拿手的想像力大爆發依然有效,過程中頗有身心靈的娛樂甚至療癒。可費周章地搭蓋層次,卻終收束為一廂情願的情感,反而令人感到有點空虛,電影未能真的駕馭它設定的「敘事者凝視」或「關於故事的故事」等主題的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