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發現前夫精神出軌,他堅稱自己心裡有一條線,那條線就是不跟那女人發生肉體關係。我問他,我們做愛時,他會不會想著那女人?他否認。直到1年前我們離婚了,我再問他,他才承認。

他是國營企業高官,顧形象,不敢講自己離婚,也不承認自己精神出軌,有人問起,他就說我是憂鬱症胡思亂想,但沒說我會憂鬱症,是因為他精神出軌不斷說謊。婆婆跟人說我是肖查某,親朋好友也以為我八點檔看太多。

我的確曾經3次憂鬱症。我24歲結婚,想為前夫生孩子,第一個孩子出生1個半月猝死,後來不斷懷孕,又不斷流產,傷心又傷身,因此得了憂鬱症,曾經痛苦到想在台北車站跳樓。算一算,我懷孕11次,辛苦安胎才生下大女兒。

第2次憂鬱症是當家庭主婦。小女兒早產,成長緩慢,又容易生病,為了照顧孩子,我辭了工作,前夫出差、喝花酒到半夜,2個孩子生病都是我自己帶去看醫生。家庭主婦的生活,是不能做自己,要看人臉色。買東西送前夫,我說花自己的錢買的,他說錢都是他賺的。就算我是傭人好了,難道聘傭人不用錢嗎?我想讀空中大學,他反對,還是趁他出差時偷偷報名。他升官當處長,外人誇我們是模範夫妻,他是好丈夫、好爸爸,我是為他張羅內外的賢內助,是住在100坪高樓豪宅裡的處長夫人。其實,豪宅是一棟監獄,日子過得隱忍、不受尊重,才罹患憂鬱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