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我很怕人家知道我有前科,但有一次跟人吵架後,他到處說我有前科,好啦,前科就前科,最近我想幫狗園找臨時幫手,直接寫:「如果你是更生人找不到工作,可以來找我,因為我也是更生人。」

我是嘉義民雄人,小時候爸爸賣魚,媽媽在工廠做工,五年級時媽媽車禍,那時沒健保,花好多錢,我們小孩有空就打零工,幫忙摘辣椒蒂,摘一大袋賺10塊錢。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過生日,有一年生日爸爸剛好買一瓶維他露P給我,我就當成生日禮物。

國中畢業我幫人插秧、割稻,存錢2年才讀高工,我術科操作全班第2名,可是學科不及格,我看得懂字,但不太會寫,到現在用手機都是語音輸入。存款半年用完,只好休學去電子工廠,1個月1萬6。

退伍交到壞朋友,喝酒時他們加K他命,我慢慢上癮。我長得凶,朋友的老大找我幫他的地下錢莊討債,我答應了,家裡需要錢,那時媽媽肝癌,手術好幾次,偏門的工作才能賺比較多。不過我頂多恐嚇,沒有暴力,每個月可以賺2、3萬元。

我的傷害罪是打架。媽媽隨時會走,我心情不好,常去喝酒,有一次跟隔壁桌打起來,我拿棒球棍,後來3個人指認我,被判1年多。媽媽來看我,她一直哭。出獄後沒有很久,媽媽就走了。我藥癮越來越大,有1年老大分紅,我買了一百多克K他命、搖頭丸,量多比較便宜,結果被抓到,法官認為我意圖販毒,判3年多。

2次被關,老大都沒來看我,很心寒。在裡面我想了很多,想到媽媽的眼淚,出獄後,我在身上一條龍刺青的龍頭,刺一個「真」,要真心悔改。可是工作不好找,我去過工廠,第一天警衛跟別人說我有前科,我就不去了。說真的,要是老大有來看我,出獄後我可能還是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