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02.02 01:13

【鏡大咖】活得就像一場歌廳秀 豬哥亮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豬哥亮言談有一種獨特的味道,他有自己的車速,忽快忽慢由他掌握。當他催下油門時,我眼前竟然噴出「轉吧七彩霓虹燈」的畫面,彷彿昔日的歌廳秀其實並未成為遺跡。

即使病了,他的節奏也還是快。唯一跟上豬哥亮的方法,就是跟著他的笑哏起伏呼吸,至少,你看得到他的車尾燈,才能伺機而動。

也終究不再歌舞昇平了。70歲的豬哥亮是大腸癌第四期,做過5次化療,臉又更皺了一些,但他還在這裡,就是傳奇;或許這一生就是豬哥亮的歌廳秀,他笑自己此生什麼都做過了,往死裡活過一回,講神明保庇也像是在講段鄉野傳奇,種種奇情往事,都更鮮明了一些,又更沉重了一些。

豬哥亮連坐在這裡,可以眼睛有神說著話,都是種奇蹟,去年為大腸癌開刀前,他吃不下也撇不出來,偶爾吐出幾口像痰一樣的東西都覺得舒服,醫生開刀時,取出的腹水重達6.6公斤。進醫院前,豬哥亮形容自己的狀態是等死,遺書早已寫好託付朋友,詳列他投資的《大釣哥》誰出資多少,票房收入要怎麼分。

重死返生 鄉野傳奇自己寫

寫遺書時他哭了。「後來拿回來燒掉,不能留起來,因為也沒有要走,我跟我太太說我有寫遺書,她還嚇一跳,連她都沒看過。」遺書內還寫了什麼給家人?豬哥亮迴避哈哈一笑:「我都忘了。」

去年12月底豬哥亮進行了肝臟腹腔鏡手術電燒6顆腫瘤,當天就想急著出院,但他也承認:「似乎還是沒休養夠。」
去年12月底豬哥亮進行了肝臟腹腔鏡手術電燒6顆腫瘤,當天就想急著出院,但他也承認:「似乎還是沒休養夠。」

這一趟往陰間的電梯如何按下暫停?他細細講起板橋鎮發宮的神明羅府千歲,入夢摸他肚子,是讓他決定看醫生的重要關鍵。「為神花錢花得好開心,到現在我花得好高興,總算真的救了我。」是奇情還是心誠則靈?其實某方面來說,也是誇張迷幻如歌廳秀般的情節,在豬哥亮身上特別能成立。

信神的意念堅強,工作的意志,旁人也看在眼裡。去年8月他到南部坐車掃街宣傳電影,肚子其實已經因腹水腫脹不堪。「人家都準備好了。你真的要倒下去,要等跟人家宣傳完了,再來想辦法。但電影老闆已經發現我不行了。我去一個日本料理店借廁所,我一坐蹲下去,頭就直接靠在門上休息。」豬哥亮回溯當天,神情有點淒然;不久,他就入院開刀救命。

「人生重來,我什麼都不會做。因為我什麼我都做過了。」鋪哏大師又開始造橋鋪路,「還有什麼東西我沒做過?跑路也跑過了,進修也進修過了,大腸癌也大腸癌過了,糖尿病也糖尿病過了。」

人生高峰時 不過搬錢的苦力

還是同一個馬桶蓋髮型,即使經歷化療,豬哥亮的頭髮依然是真髮,卻多了白髮,「因為現在不能染髮。」維持招牌髮型,之於豬哥亮是禮貌更是一種形式。

豬哥亮的搞笑是臨場隨機的靈活,但第4次專訪豬哥亮,我已明白他對工作是一種珍而視之。他對服裝在意,對髮型在乎,邊看著鏡子說該去修剪頭髮了,還會提早抵達拍照現場等待。如果豬哥亮是塊招牌,他是不懈怠拭塵,以保光亮。

「我都這種個性,穿衣服要穿很漂亮,像我一個節目,服裝費300多萬。」

於是,看到電腦裡自己穿上西裝「趴里趴里」的帥照,豬哥亮順勢演了尾巴翹起來的神態:「很像跟郭台銘談生意,恁爸還要考慮一下。」周遭的人全都樂了。

40年的舞台經驗,他留意旁人反應已是本能,訪問中,當然有數度要吹嗶嗶消音的時刻,就算已與秀場尺度相距很遠,但豬哥亮的草根就是一種億萬魅力。

電影《大釣哥》是豬哥亮為藍正龍量身打造,原片名是「藍教練」,不管哪個片名都是諧音哏。(華聯國際提供)
電影《大釣哥》是豬哥亮為藍正龍量身打造,原片名是「藍教練」,不管哪個片名都是諧音哏。(華聯國際提供)

他主演並投資的賀歲檔電影《大釣哥》,以「機會可以改變命運」貫注全片。逢凶化吉,豬哥亮是遇過許多次的,他曾遇過槍擊、16年「出國深造」後再復出,如今又在重病中撿回一條命。秀場盛況時,豬哥亮曾經一天賺入500萬元,刺激滿載的人生,感官因而麻木了,起落失序的生命,豈不是正在對他散發一種危險逼進的訊息?

「一天500萬,還不想去賺,我要打麻將比較快樂。」「賺錢不刺激,簽牌比較刺激。輸了就去賺啊,賺來貼一貼。」豬哥亮形容當時自己不過是「搬錢的苦力」,「以前,我還沒娶這個太太,老婆還是謝金燕的媽媽時,人家拿訂金來簽約,女兒就說這麼多錢,我說,等一下人家就拿走了。看一下而已。」

已把繁華風景都看透。「以前都忙,現在比較有時間,一回家我就不想出門,就是吃藥。」總要吃個飯吧?「吃飯要吃,時間到會吃啊,但真的整個袋子都是藥。」

「從加護病房出來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已經活了。我以後要怎麼樣做,聽醫生的話。醫生說手術出去讓你活一年。為什麼不讓我活久一點?他說接下來就看你的意志力和配合度,你要化療,藥不吃化什麼療,要多活幾年就配合。現在我太太專門在逼我吃藥。」

老婆神回 下輩子不跟你好

病中豬哥亮對疼痛與溫情同樣敏銳。他說當時病床前是太太、大兒子、小兒子及女兒謝金晶一起看護。「家人陪我,那一刻我都記住。」現在是太太跟謝金晶在盯他吃藥,「女人都會逼我吃藥。」

親情最讓豬哥亮動容,或許是因為如此,自己想故事的電影《大釣哥》,親情哏多於笑哏,「我自己看了3次都哭。」「主題曲是謝金晶跟翁立友主唱,別的唱片公司想用其他歌當主題曲,幾百萬。怎麼可以賣?我一個女兒在當歌星,我無論如何就是要給我女兒。你看這幾百萬幹嘛!」

曾身陷賭海、見證過五光十色,豬哥亮現在過的是樸素的生活,農曆年後,又要進行下一次化療。
曾身陷賭海、見證過五光十色,豬哥亮現在過的是樸素的生活,農曆年後,又要進行下一次化療。

「人生有刺激的地方,有不好的地方,也有很有感情的地方。在我出國深造16年,到處感覺是怎麼樣,冷的、熱的,還會燙的,都有,人生就是這樣,有很棒的,有非常棒的。」

太太葉瑞美是他第4任老婆,跑路期間豬哥亮沒收入,是葉瑞美到黃昏市場擺攤養家養小孩,但再苦,她每週仍會在豬哥亮的衣服口袋偷塞2000元。豬哥亮最愛面子,可當一個女人這樣為他留下面子,一個落魄的男人當然感心,他信神也信老婆:「現在,女人就自動不過來。」又正色:「我尊重我太太。」

「回家就休息。會跟太太說我愛她,下輩子還要想起她。」「我有跟她玩,說我下輩子還要娶她當太太,她說,『不要,你好花。』我就回,『那我就轉世變成女的嫁給你。』她又說,『不要!你會討客兄。』她會跟我回這種話,是別人回不出來的。我自己也笑。」

「她比較偉大。平常我就對她很好,但不是故意對她好,她會不好意思,我都了解她,她也了解我,我怎麼知道會娶到這個太太,要知道我早就娶了。所以我離婚到這裡,結束,要對得起她。」

不意外,話鋒一轉,豬哥亮又無縫接軌《大釣哥》。「我劇情都有講給她聽,她很感動,說電影會很好⋯。女主角謝沛恩也是我太太挑的。希望這部電影給我破紀錄,我太太就會很高興我的成就,讓她說聲:『老公你很棒。』」欸,豬哥亮這一生,真的有好多放不下的事,但人啊,活著本就如此,總是捨身就了欲望,無法瀟灑只取一瓢飲。

首圖:照著鏡子,豬哥亮這笑容彷彿也在跟自己對話,「這人生夠精采了吧,是吧?」

豬哥亮宣布投資拍電影後,債主就來討債。幸好吳克群等股東力挺,他唯有拍出「豬式喜劇」放手一搏。
豬哥亮宣布投資拍電影後,債主就來討債。幸好吳克群等股東力挺,他唯有拍出「豬式喜劇」放手一搏。

場邊側記

這是一個很微妙的場景,所有工作人員都擔憂豬哥亮病體勞累,非常注意他動靜。倒是豬哥亮拍照受訪時精神還不錯。

若說豬哥亮到人間有任務,想必就是帶來笑詼滿人間吧。

更新時間|2017.02.02 07: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