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07.19 10:00

【鏡大咖】怪奇青春物語 九把刀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九把刀給人的印象就是臭屁, 但其實那是對他自己作品的認真, 看得也比別人透澈。
九把刀給人的印象就是臭屁, 但其實那是對他自己作品的認真, 看得也比別人透澈。

如果你喜歡九把刀,他的新片《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絕對不會讓你失望。如果討厭九把刀,看了這部片之後,只會更加氣憤,因為這傢伙就是有辦法用電影講好一個故事。

記得《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從口碑場一路造勢到正式上映,有個同志朋友竟然5刷,我很納悶:「這不是一部講異性戀的初戀電影嗎?」對方很認真回答我:「這才叫做電影。」真的,九把刀是少數知道用影像說故事,跟文字說故事截然不同的創作者,而他在這兩者間轉換得極好。

小檔案 終於露出陰暗面 九把刀

1978年8月25日生,本名柯景騰。2000年起在網路上發表小說,2006年獲選年度海峽兩岸十大作家,2007年博客來網路書店年度最暢銷作家。2011年編導《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在台締造超過新台幣4億元的賣座成績,在香港創下最賣座的華語片,金馬獎5項提名,主題曲〈那些年〉創下6個月內MV點擊率突破2,000萬次。2017年創作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在所有想要跨行轉戰影壇的人裡,九把刀是挺認真的一位,在所有「怪力亂神」的電影試片場合,都能看到他的身影,而且是認真看完整部片。「我喜歡看各類型的電影,《台北物語》上映第1個星期就去看,在還沒有任何奇怪的評論出現之前。」

接下來他抱怨電影售票網時間不準,害他晚了5分鐘才到戲院,發現已經開演了:「差這5分鐘,所以當天沒有看、隔天才去看,因為各式各樣的片我都想看完整。」

 

單純恐怖片 拍成校園霸凌片

這個「差5分鐘」結果就「晚了1天」的小故事,用來形容他創作《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的過程,似乎也不為過。「上次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比較有這樣篤定的感覺,可是這一次一邊拍一邊摸索,每天都在改劇本。」九把刀說假如是寫小說,寫完就結案,可是拍電影就要跟很多人講你要做什麼。

「跟攝影組說這是什麼風格,跟場景組說場景在哪裡,廢棄的醫院還是戲院,防空洞還是地下碉堡。當你跟他們講故事的時候,他們反問你細節,開始創造新的東西出來。如果寫1個短篇,很快就結案,可是電影創作太久了,久了就忍不住分裂。」

拍《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時,正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哇,這故事有夠黑暗的」,就拍這個黑暗故事吧!(群星瑞智提供)
拍《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時,正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哇,這故事有夠黑暗的」,就拍這個黑暗故事吧!(群星瑞智提供)
2011年《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參加台北電影節造勢,九把刀(中)最賣力往上跳,陳妍希(左二)姿勢優美,而柯震東(左一)輕鬆以對。(福斯提供)
2011年《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參加台北電影節造勢,九把刀(中)最賣力往上跳,陳妍希(左二)姿勢優美,而柯震東(左一)輕鬆以對。(福斯提供)

一邊創作一邊分裂,故事從單純的恐怖片演變成校園恐怖片,再演變為校園霸凌,銀幕上是一片紅色,觀眾看到入迷,但幕後卻是一次又一次不按牌理出牌。

「我覺得演員表演方式跟自己想像有所差異,當那個差異出來,不行,我不能按照原本我想像的下去拍的時候,那種創作的靈活就出來了。」原本要蔡凡熙演出校園小霸王的窮凶極惡,卻發現演不來、嘗試用教的,「當我發現教不來的時候,就是我能力不足的問題。」

「我自己無法走到的地方,看能不能拐個彎去別的地方,看能不能更好。如果更差的話,看別的東西能不能補足。」最後蔡凡熙不需要演出小霸王,而是嬉皮笑臉的小痞子,親和力稍強但殺傷力一樣不少。九把刀引用臉書創辦人馬克佐柏格的話,給這次拍片的旅程下了一個註腳:「如果你不踏出第一步,就無法修正下一步。」

 

學校裡 什麼怪事都有

無庸置疑地,九把刀不僅喜歡高中校園的題材,也能拍出角色那股青春氣息,似乎對校園情有獨鍾,儘管他堅稱以高中為背景的小說才寫不到6本。

「我讀的是彰化市精誠中學,」他突然捲舌很正經地強調,「我高中過得滿開心的,沒有什麼壞學生的學校,不會出現那種學生把人打到半死的狀態。」做過最調皮的事情,就是放學後跑去學弟的班級,把整間教室椅子堆起來,堆成一個角度:「覺得自己很頑皮,但其實也還好。」

同樣都是高中校園,《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描寫的是美好的初戀,《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則描繪人性陰暗面,發生在學生身上的種種霸凌。「有勒索的,每個星期跟你討50塊錢的。或者拿掃把,等女生穿裙子經過走廊就去掀、嬉鬧。也有那種等你走到走廊上,圍成兩排,不斷在旁邊推你、打你後腦勺,叫你走快點。」

九把刀小說賣得最好的, 都是跟愛情有關。 可是網路上很多人都不承認, 他寫的這些東西是愛情小說, 「他們覺得我的小說比較像是, 有人恰好在一個打打殺殺的故事裡談戀愛。」
九把刀小說賣得最好的, 都是跟愛情有關。 可是網路上很多人都不承認, 他寫的這些東西是愛情小說, 「他們覺得我的小說比較像是, 有人恰好在一個打打殺殺的故事裡談戀愛。」
跟九把刀的對話摘要如下:  「接下來問的是爆雷,跟電影有關的問題,會等到電影上映後才會公開。」  「我能相信嗎?」  「打擊你對我沒有好處呀!」
跟九把刀的對話摘要如下: 「接下來問的是爆雷,跟電影有關的問題,會等到電影上映後才會公開。」 「我能相信嗎?」 「打擊你對我沒有好處呀!」

九把刀看過很多在學校走廊上行走的人,被隔壁班推來推去的時候,被推的人通常都在笑:「他們說:『不要玩了啦!』、『不好玩耶!』用一種潛意識正在說服自己,這些人他們是朋友,『只是在開玩笑』 、 『很無聊』 、 『不想跟他們互動』,來解釋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女神卡卡也有過類似的經驗,高中在校園食堂整個人被同學抱起來,塞在垃圾桶裡,被欺負的她卻跟整她的人,一起哈哈笑。九把刀說:「如果你意識到自己被霸凌的情況下,會覺得自己很可憐;很可憐的話人格會出現裂痕,這是一輩子都無法恢復的痛苦。」

就因為當事人拒絕承認被霸凌,就算他經過的現場,只因為對方當時笑了,也會忍不住覺得說,「這件事情好像沒有必要插手,因為他們看起來好像是玩過頭的人,沒有必要去澆冷水,造成大家的尷尬。」

「因為解釋成這情境的話,我才可以逃避,我不是一個沉默的人,我跟大家一樣判斷這是一個開玩笑的場合。」欺負人、被欺負人、旁觀的人,各種角色他都當過,就有一次他跳出來:「我有個朋友跟我不同班的,他其實腦袋有點問題、容易被欺負,問題是推他的人也是我的好朋友。可是我看他被推好幾個月了,有一次可能推特別狠,我非常不爽,當時發現他發出來的那些笑、臉也紅了、耳根也紅了,腦袋隨時會斷線,我就把推他的人抓去旁邊打。」

既然兩邊都是朋友,打完之後呢?「學生人際關係真的很複雜,打下去也不確定還是不是好朋友,後來也沒什麼交情。」

 

根本沒人知道通靈少女

當然也因為《通靈少女》捧紅了蔡凡熙,全部的人都想知道九把刀,怎麼慧眼識英雄,早早就挑上他當主角呢?「這次太巧了,拍了之後的一年他才去演《通靈少女》。而且那個時候沒有人找他試鏡,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事實是《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殺青後,《通靈少女》才開拍,而之後的走紅程度更是無人能料到。好死不死的是,九把刀竟然在電影裡讓蔡凡熙講了一句台詞:「你會通靈喲?」如果這不是巧合,什麼叫做巧合?況且還有一堆限於不能爆雷,無法告訴大家的巧合。你說你不認識索菲亞,我還真的不相信!

原本想拍一部恐怖片, 「也不會覺得沒有做任何形式表達的恐怖片就是爛片。」 但「人生最厲害就是這個But!」, 一開始創作之後,脫離了原始的想法, 作品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原本想拍一部恐怖片, 「也不會覺得沒有做任何形式表達的恐怖片就是爛片。」 但「人生最厲害就是這個But!」, 一開始創作之後,脫離了原始的想法, 作品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有一段時間,九把刀拍照會比出「熱血」手勢,兩手準備拳擊的動作。這次再問他怎麼不再「熱血」了,「這需要情境。」
有一段時間,九把刀拍照會比出「熱血」手勢,兩手準備拳擊的動作。這次再問他怎麼不再「熱血」了,「這需要情境。」

「我覺得蔡凡熙是很可愛的一個人,他的笑都是真的笑,覺得很好笑而笑,不是那種應付場面的。」九把刀說這非常有趣。 「我昨天才重看《那些年》,還截圖放在臉書上,看到哪裡了,覺得很新鮮。」

很自然而然地,又想到了柯震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記錄了他最青春男孩的一面,最後在影劇新聞的爆炸性頭條中消失,猶如《小飛俠》裡一瞬間長大的男孩,一切都回不去了。

真的,我知道很多人因為種種理由討厭九把刀,但不論你認為他有多討厭,他就是有辦法捕捉那種稍縱即逝的青春,這可能是他寫小說、拍電影以外,最讓人驚嘆的魔法。

場邊側記

我對九把刀的劈腿、參與的社會運動、政治立場都不感興趣。 因為看完《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只會對這部片有很多的好奇,需要創作者解惑。 所以這次訪問還特別錄了一個爆雷的版本, 請鎖定「鏡娛樂」粉絲團, 電影上演後就會公布九把刀的答案。

往下繼續閱讀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