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08 07:00

【鏡相人間】一輩子的對手

布袋戲大師陳錫煌與父親李天祿的故事之三

文|曾芷筠    攝影|陳毅偉    影音|黃昭翔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從13歲跟在父親身邊學布袋戲,陳錫煌一路演到86歲,這天他來到宜蘭傳統藝術中心演出。
從13歲跟在父親身邊學布袋戲,陳錫煌一路演到86歲,這天他來到宜蘭傳統藝術中心演出。

求證亦宛然第三代傳人,執行長李俊寬說,李天祿過世後,李傳燦曾考慮把亦宛然交給哥哥,但陳錫煌曾因好賭變賣戲偶,李妻和徒弟擔心亦宛然會步上同樣後塵,極力阻止。李家人為此向李天祿擲茭,怎麼擲都得不到聖茭,最後還是由李傳燦接手。為此陳錫煌一直耿耿於懷。

 

技藝流失 國寶無用

紀錄片導演楊力州跟拍陳錫煌10年,有次閒聊時,陳錫煌告訴他:「導演啊!我發現我這輩子最大的對手是我老爸。」但楊力州說:「我覺得剛好相反,李天祿這輩子最大的對手才是他的兒子。陳錫煌表演的技巧非常高,父子的另一種形象就是師徒,有時師傅會不自覺去壓抑徒弟,這可能是一種錯誤的愛。他其實是一個沒有被父親誇獎過的小孩。」不只誇獎,擁抱、聊天什麼都沒有,在陳錫煌的記憶中,李天祿一直是個嚴厲的父親。

兒子複製著父親,據悉陳錫煌的兒子跟他關係也不親,子孫都沒有人繼續學布袋戲。「他們沒有興趣,我也沒有怨嘆他們。孩子有自己的出路,不能強求。」

老師傅如今是國寶,他說自己到了7、80歲,才研究出心得,將戲偶當成人,細膩模仿行走坐臥各種動作,精益求精。2009年政府雙授證指定他為國寶,掌中技藝出神入化,口白優雅,不同於父親甚至超越父親。但他自嘲國寶這個名號沒用,政府文化單位不在乎傳統流失,布袋戲漸漸落伍,過去教過的學生幾年後不學了,如竹籃打水一場空。「為什麼叫我國寶?保存是要保存什麼?我也毋知影。」無謂的語氣聽來更辛酸。

週末我們到大稻埕戲館看他與藝生演戲,木雕綵樓金碧輝煌,後場鑼鼓鏗鏘作響,台下擠滿觀眾,仍是不願布袋戲沒落。陳錫煌看著外邊走廊上的老照片,是當年他與李傳燦仍在亦宛然的日子,兄弟演戲,父親在旁監督。他落寞地說:「現在他們都死了,剩我一個而已了。」最好的時光凍結在那裡,戲裡角色忠孝俠義,戲外人生悲歡離合,抵不過時間流逝。

布袋戲從古早常民的娛樂到今日的的傳統藝術文化。陳錫煌演出時,表演台下仍擠滿觀眾。
布袋戲從古早常民的娛樂到今日的的傳統藝術文化。陳錫煌演出時,表演台下仍擠滿觀眾。

 

父子情仇 一生難解

問他有什麼話想對父親說?他先說:「哪有什麼話想說。」頓了一頓又說:「後代子孫要講好話,跟人家聯絡,不要弄得好像大家都是冤仇人。為了遺產吵架很沒價值,大人這樣拚命,留錢給子孫,子孫再來計較,這樣大不對。」

如同偶戲館牆上壞掉的時鐘,他某部分的人生,就這樣停留在與父親之間未能和解的膠著了。後來,陳錫煌伸手取下那故障的時鐘,找到新電池,三兩下就修好了,分針秒針滴答前進。

更新時間|2017.11.09 17: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