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台灣
2017.12.06 18:43

張博崴山難讓大家都委屈

文|徐婉卿    攝影|徐婉卿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白姑大山,又稱白狗大山,為中橫四辣之一。
白姑大山,又稱白狗大山,為中橫四辣之一。

2011年張博崴山難申請國賠事件,地方法院判定國賠267萬元,經南投縣消防上訴,案件正在進行答辯。這事件讓消防局、博崴媽媽、登山者都委屈,說到底,該負最大責任的是政府長年的封山政策及沒有落實山林教育所致。

張博崴山難申請國賠,引起一陣嘩然,消防隊感到委屈,本應是救火隊,卻被列為搜救山難的單位,這是根本的問題。山難搜救本是專業項目,當然搜救不表示能活著回來,山那麼大,人這麼小,路徑、獸徑、獵徑何其多,要在大山中找尋一個人,有多麼困難,可想而知,怪消防局不力,似乎有點苛責,重點是體系中,並沒有配置專業救難單位。

我曾在行走白姑大山時,遇見一條被擋住的路,隊友告知是張博崴走錯的那條路,那是一處90度的轉彎處,張博崴沒有轉彎而是直行,搜救隊直覺先走前往白姑的路途搜救,當然就不會考慮轉往那條路去搜救。

在走秀霸時,又遇見找到張博崴遺體的阿諾,他正和一群人上山尋找一年前在雪季裡失踪的一對夫妻,據說這是他第2次上山尋找屍骨,但仍沒有下落,可見山難不保證能找到人,何況是活體救回。

張博崴父母也委屈,他們失去兒子當然非常傷心,博崴媽媽之後獨力推廣面山教育,也不受到專業登山者支持,這些問題依舊沒有受到政府重視,仍然以封山政策、阻止人民進入山林,做為最高指導原則。

登山者也委屈,一片罵聲連連,認為主要原因,在於張博崴本人的自信、自大和登山經驗及常識不足,就去獨攀中橫第三辣的白姑大山所造成,卻要求國賠收場。讓各縣市政府開始巧立名目,訂立莫名其妙的登山自治條例,讓全民以為登山客都是一群不知死活、愛冒險,又要全民買單搜救的小眾,應該全部禁止入山。

2017年,梁聖岳在尼泊爾受困山中47天後獲救,同年6月,李明翰於哈崙山區不慎摔斷腿,失踪35天獲救,李明翰因消防隊和民間組成的搜救團隊共同合作,產生出近年來最佳搜救模式,兩人和張博崴相比,最大差異在於已擁有豐富的登山經驗及野外求生的能力,兩人能生還都不能以「奇蹟」「神人」來形容。

山不可怕,無知的人不怕山才可怕,說到底,該負最大責任的是政府長年的封山政策及沒有落實山林教育所致,山難就像車禍、飛機失事一般不可避免,只有重視山林環境、從小落實登山教育、成立專業搜救單位、制定合理搜救費用,才是解決之道。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