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12.26 20:59

【以愛試法番外篇】婚姻是一座圍城

文|陳又津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吳伊婷和伴侶吳芷儀落腳萬華,吳伊婷說萬華包容性大,白天和黑夜是兩個世界,「晚上的萬華不那麼表面,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對我而言,這裡比較友善和安全。」
吳伊婷和伴侶吳芷儀落腳萬華,吳伊婷說萬華包容性大,白天和黑夜是兩個世界,「晚上的萬華不那麼表面,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對我而言,這裡比較友善和安全。」

吳伊婷桌上放著一張訃聞,最近同在性別平權運動的朋友潘世新過世了。她淡淡地說:「你們不該訪問我,而是訪問他。」1986年生的吳伊婷,今年才31歲,但生死之事見多了。有跨性別朋友遭原生家庭趕出,有人騎車衝進淡水河自殺,吳伊婷22歲那年也因歧視找不到工作,口袋只剩88元,萌生輕生念頭,幸好有網友相助,找到棲身的工作。

2012年,吳伊婷和吳芷儀到萬華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此前兩人都是生理男性,兩人先後動完變性手術後,吳伊婷去更換性別,在一男一女的框架下登記合法婚姻,不久吳芷儀也更換證件性別。但2013年內政部認為此婚姻有疑慮,打算撤銷婚姻。2013年8月,眾多性別團體在內政部外聲援,官員坐在內政部的圍城內,當事人卻被隔絕在圍城外。最後,兩位當事人被四位警察帶進會議室,各部門局處圍成兩大圈,有關無關都被請來開會,吳伊婷說:「我們相愛結婚,跟國防部到底有什麼關係?」發言5分鐘後,當事人被請出去,等待宣判結果。

等待這段過程是兩人最害怕的時刻,動手術時她們聽天由命,登記婚姻僅是現實考量,「我們一點也不浪漫,只是很功能性的家人。」對的人,遇上對的時間,已經這麼不容易,但政府的高牆不允許這種漏洞。從下午等到媒體要發晚間新聞,吳伊婷絕望了,送出失敗聲明。卻在20分鐘後,收到婚姻通過的消息。最輝煌的時刻之後,吳伊婷想不起來自己吃了什麼、做了什麼,回歸平淡的生活,「訪問一下就結束,我們就回家了。」

如果有一天,所有高牆都倒了,問吳伊婷想拍婚紗或宴客嗎?看似隨性的吳伊婷答:「可是小芷不喜歡。」婚姻這座圍城不分性別,吳伊婷跟大部分的伴侶一樣,顧慮另一半的原則。也許真有一天,腳踩粉紅拖鞋的吳伊婷,能跟喜歡的人一起穿上白紗,身邊有夢幻的泡泡,而不只是功能性的家人。

2012年,吳芷儀在台灣動了性別置換手術,家屬同意書由吳伊婷簽署。「我本來在手術室外面看電視,看到一半電視壞了。」不祥的預兆讓她心神不寧。幾個月後,吳伊婷跟朋友去泰國動手術,刻意找藉口讓吳芷儀休養,不想讓伴侶再經歷這種痛苦。當時兩人在一起5年,從不輕言說愛,但到了生死關頭,難道也沒說過我愛你?吳伊婷說,等她要動手術,「才知道自己嚇得要死,根本沒想到交代。反正我們有對方的網路銀行帳號密碼。」當時沒有婚姻、沒有誓約的兩人,存款數字就是她們的全部,幸好兩人平安無事。

吳伊婷說:「台灣是亞洲第一個在立法機關上,通過免手術換證法案的國家。」免術換證指的是:只要通過醫師精神評估,就可以先行更換身分證,不一定要摘除性器官,這是台灣第一個性別友善的法案,受到國際媒體注目。沒想到2014年12月時,立法院這關通過了,「行政院要研究怎麼做,內政部也永遠在研究,發文所有行政機關要詳細說明,連工業局也要回覆。」曾有跨性別者前去登記,但沒人免術換證成功,因為行政單位無前例可循。3年來原地踏步,吳伊婷說,「兩年後同性婚姻如果通過,可能也會碰到一樣的問題。」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立法院只是第一座圍城,後面還有更多座高牆。

更新時間|2017.12.25 11:2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