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二年級,我會偷穿我妹的衣服,大一點,我媽想教妹妹化妝,妹妹不想學,反而是我叫媽媽教我,結果媽媽翻白眼。但與其說我想當女生,應該說,我不是男生。

我從小看報紙看得超仔細,小一小二看《國語日報》,小三加看《民生報》,小四再加看《蘋果日報》,一天要看3份,因為,我想找跨性別、偽娘的新聞,可是一直找不到。我小時候不敢看BL(男男戀愛漫畫),怕人家懷疑我是gay,然後霸凌我。

直到大學讀電機系,通識課座位旁坐一個男生,但他FB頭像是女性打扮,我敲他,說我想跟你一樣,可不可以告訴我怎麼做?我們參加彩妝社,學化妝、留長髮。我本來覺得外表不重要,完全不花心思,但一位跨性別朋友告訴我,我們給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寧可讓人發現「學姐原來是男的」,也不要讓人覺得「學長也會穿女裝」。

我沒有身體欲望,傾向無性戀,但想交個細水長流彼此陪伴的女朋友。一般人只會看到你的外表,我也被迫面對身為「跨女」,外表要符合主流的審美觀,起碼不能看上去讓人覺得怪怪的,否則別人對你第一印象不行就不行了,所以出門一定化妝,不然沒有安全感。上廁所比較麻煩,我不想去男廁,但去女廁人家會抗議,只好去殘障廁所。有時,我跟信任的女生去女廁,但在廁所刻意不講話。

遠子從小開始玩音樂機台遊戲,這天她在台北地下街開打,精湛的技藝引來眾多路人注目。
遠子從小開始玩音樂機台遊戲,這天她在台北地下街開打,精湛的技藝引來眾多路人注目。

跨性之後我還發現,這個社會對男生比較容忍,像是我讀電機系時,不太懂得與人社交,大家會說,社會總是需要脾氣古怪的天才,但都預設天才是男性。換了性別,人家會說女生不能這樣說話,所以我刻意變得比較有禮貌。

重禮貌,人際關係變好,我就不太化妝了。其實我並不愛化妝,也覺得女生本來就不用為了異性跟社會而化妝,只是剛開始跨性別會刻意符合社會想像,熬過了,現在想穿什麼就穿什麼。只是回家時,顧慮媽媽感受,還是會穿得中性一點。

前幾年愚人節,我趁機把FB頭像換成女生打扮的照片,媽媽打電話來關切,我說今天是愚人節啊。頭像一直沒換,媽媽再問,我就說網路本來就要放點特別的。其實,她看過我偷穿她的衣服,心裡應該早就接受我了,只是很怕別人的眼光,那種糾結的心情我也面對過,希望她早點走出來。

往下繼續閱讀

遠子,25歲,自由業,新北市三重區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