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02.18 07:57

【導演手記】關於《花甲》這樣一個真實的家

文|瞿友寧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導演瞿友寧在拍攝《花甲》電視與電影版的台中烏日賴家祖厝三合院,許多重頭戲都在此發生。(氧氣電影提供)
導演瞿友寧在拍攝《花甲》電視與電影版的台中烏日賴家祖厝三合院,許多重頭戲都在此發生。(氧氣電影提供)

我喜歡嘗試各種各樣的題材,一來因為我是個貪心的創作者,什麼都想試試,這就是我喜歡創作的原因;另一個理由就是覺得自己或許還沒有找到一個真正屬於自己創作的特色,搞清楚到底我拍什麼樣的東西才會最好看?

所以第一部電影《假面超人》我嘗試拍攝一個神經喜劇。第二部《殺人計劃》,往少女幽微的心裡底層去探索。第三部《英勇戰士俏姑娘》突然想拍一個荒謬的政治喜劇。而第四部就是希望回歸本我,拍一個我最熟悉的成長故事《親愛的奶奶》,但還是很貪心的編劇上,用了一個倒敍的故事寫法。

然而真正到了四十以後的現在,或許我才真的知道我創作中那一個深藏的心底,是有一個多麼想要一個溫暖家的祕密:正如我以往的所有偶像劇《薔薇之戀》、《惡作劇之吻》或是《我可能不會愛你》,主角都會有一個很溫暖很溫暖的家,我們都會知道,再累再辛苦,家永遠都在守候著你……

拍攝《花甲》電視劇的時候,我們在台中那個主要場景老家住了超過兩個月,所有人一起工作,每天睜開眼就是聚在一起,我好開心這樣的大家庭,這好像也是為什麼拍片我總是樂在其中的原因,我喜歡大家像一家人一樣,一起為了一件事努力,不管快樂或悲傷,大家都這樣膩在一起,有家人真好的感覺。

我是成長在兩個截然不同的家庭背景之中:父親是外省人,來到台灣沒有什麼親戚,我一歲時他就過世,奶奶和媽媽帶著我長大,家裡通常是我一個人顧家,冷冷清清的氣氛陪伴我的童年,只有逢年過節才是我最開心的時刻:因為可以回到在員林鄉下的阿嬤家,有好多表兄弟姐妹可以一起玩。而阿嬤家正好如同花甲家一樣,是擁有著一堆人,親戚都住在附近的三合院,只是我通常只有寒暑假才可以在那度過,每次過完假期,總是哭著依依不捨離開,還會賴著不走。

討厭說再見!

或許就是《花甲大人轉男孩》這部電影的家庭觀吧!

《花甲大人轉男孩》中,阿瑋的爸媽由金士傑與林美秀飾演,與瞿友寧家一樣是外省爸爸與本省媽媽的結合。(氧氣電影提供)
《花甲大人轉男孩》中,阿瑋的爸媽由金士傑與林美秀飾演,與瞿友寧家一樣是外省爸爸與本省媽媽的結合。(氧氣電影提供)

我總覺得很羨慕人家的大家庭,就算吵吵鬧鬧也是一種生氣與活力!電影拍到一半,《花甲》這個故事陪了我一年多,想著《花甲》故事的總總,突然覺得,花甲這個傢伙,也太幸福了吧!擁有那麼多彼此緊緊相擁且相望的家人,就算吵鬧誤解,也還是一直都在。原著楊富閔寫過一句台詞,我很喜歡,只是可惜後來剪掉了,他說:「父死路遠母死路斷,這個家就會漸漸散掉了!」這好像也是我最不希望看到老家的事,然而這樣的結果,好像在每個家庭都會漸漸發生,老一輩像是大樹的根,一旦凋零,枝葉儘散去。

我曾經想過是不是有這種可能?在某一年過年租一輛大巴士,然後載著散落在世界各地的親戚,一同環島一周去旅行,幫他們安排最好吃最好玩的,只希望我能再一次享受到那樣大家族團圓的快樂,可是終究沒能成行,這樣的夢做久了,我居然在某一天的睡中夢見了,有點神奇:那是很熱鬧的一趟旅行,我像是「繁星五號」的司機,開著車!已經逝去的阿公阿嬤又回來了,大家唱著台語歌〈行船人的純情夢〉,表妹又回到好小那個可愛娃兒的樣子,我卻已是現在大人的樣貌,大家單純地張望外面的風景,又吵又笑,我們到了一個雲霧繚繞的深山,喝著暖暖的湯,湯是甜的,有好多地瓜,而心是暖的……可是為什麼我是大人呢?所以在夢中,我也跟著穿越了,帶著成熟有些滄桑的自己,陪著還濃濃留在老家中的每個人,來一趟不想醒的旅程。

盧廣仲飾演的鄭花甲,身邊充滿吵鬧與誤解,但家人朋友始終在身邊。(氧氣電影提供)
盧廣仲飾演的鄭花甲,身邊充滿吵鬧與誤解,但家人朋友始終在身邊。(氧氣電影提供)

或許這就是這次電影會有穿越構想的原因,當然好多人用過這樣的方式,不算有新意了,只是腦海中一直有個聲音在呼喚著自己,如果可以,回到那個美好的過去該有多好?那個我們還小,卻總是聽到笑聲的童年。曾幾何時,人湊不齊了,笑聲變少了。世故的感慨追不上逝去的童年,我總在想,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我可以帶著現在的智慧與感性,或許我會知道多抱抱那些我愛的人,或許我要多拍一點照片,因為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失去他們,我會幫他們解決一點辛苦,在我還能傾出洪荒之力的時候。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懂得如何拍賀歲片,我甚至不知道面對電影,我有多少能力,或許我只是想在過年的時候,做一點溫暖大家的事,《花甲》的故事好像也適合,那好像是我在創作上有一點點會的,畢竟我是這麼隨時隨地渴望溫暖,也希望我愛的人得到幸福!

導演瞿友寧坦言自己樂在拍片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因為大家像一家人一樣,一起為了一件事努力。(氧氣電影提供)
導演瞿友寧坦言自己樂在拍片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因為大家像一家人一樣,一起為了一件事努力。(氧氣電影提供)

更新時間|2018.02.18 07:5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