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19.02.21 22:58

【心內話】我也能下糖果雨

文|簡竹書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小時候我常做一個夢,天空下起糖果雨,我坐在糖果堆上,把糖果一顆顆分給同學,大家都好喜歡我。

我父親是佃農,小時候我家一下雨地板就濕,同學不肯借我書,嫌我家髒,我皮膚黑,肚子有蛔蟲,還長砂眼,鄰居小孩經過我家會罵髒話,因為我們常跟人借錢。同學下課去合作社買糖果,我只能吞口水。

黃木姻幼時住家。(黃木姻提供)
黃木姻幼時住家。(黃木姻提供)

我努力讀書,想被看見,上了國中終於因為成績好,拿到獎學金,可是學校廣播頒發「清寒」獎學金時,我既想笑又想哭,很開心拿到錢,但心裡有個角落酸酸的,更自卑了。

師專畢業後我當國小老師,班上有個小男生跟阿嬤住,阿嬤做資源回收,小男生要幫忙推回收車,我每天陪他寫功課,交代同學不能瞧不起他,還送他新衣服、學用品,但我會找理由,例如他寫字進步,而不是因為他家境差,幫他保全自尊。

可是聽說他上了國中還是進感化院,我難過好久。我就想,學生如果在學業得不到成就感,就協助他們多元發展,後來我當校長,開設各種課程,像畫畫班、機器人班,都免費,不然家境有困難的學生就不來了,我向企業、基金會、寺廟募款,有間佛寺旁邊還是靈骨塔,但我不怕,他們補助好多經費。現在我們學校有36個社團,我們的獨輪車隊還是全國前3強,獨輪車能培養專注力,而且學生騎上車會覺得高人一等、受矚目,就有自信心。

黃木姻的校長辦公室總是放滿許多糖果。
黃木姻的校長辦公室總是放滿許多糖果。

我的辦公室還有個糖果櫃,裡面隨時放好幾大袋糖果,學生來校長室我就給1顆,我知道這樣不好,合作社都禁止賣糖果了,可是我忍不住啊。遇到弱勢學生我會發2顆,交代:「你1顆自己吃,1顆給朋友。」這樣他就會有朋友,然後學生就會開心得跳著走出校長室。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黃木姻,50歲,桃園市,東安國小校長

更新時間|2019.02.13 08: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