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19.02.28 22:58

【心內話】罹癌也要很嘻哈

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謝采倪罹癌後一度剃光頭,開始蒐集大量假髮,也因為遭遇不友善眼光,而開始唱嘻哈歌曲抒發心聲。
謝采倪罹癌後一度剃光頭,開始蒐集大量假髮,也因為遭遇不友善眼光,而開始唱嘻哈歌曲抒發心聲。

前年有天早上,我從早餐店出來時暈倒,急診照X光時,護理師說:「妳胸前項鍊是不是沒拿下來?」才發現胸腔有十多公分腫瘤,最後確定是淋巴癌第三期。一系列化療加電療做下來,身體很沉重、很暈,味覺改變、嘴破,打小紅莓(化療藥物)後頭髮一片片掉,脖子上的腫瘤爆發性成長,臉跟背都變形了,我變得很醜、很自卑。

謝采倪 28歲 設計師 彰化縣

爸爸從小說我又醜又笨又胖,稱讚姊姊漂亮又瘦,他自己開補習班教數學,平常他不會來學校接我們,但每次月考一結束,他就會出現,問我們數學考幾分?他覺得小孩是活招牌,成績好他才有面子。有次我數學考很差,他直接讓我轉學,那天開始,他每個晚上都來房間用言語辱罵我是智障,甚至會用手、棍子打屁股,或是手邊拿得到的東西往我頭上砸,等他打完,我才躲去床上哭。記得有次我考399.5分(滿分400),變第7名,他在車上罵我白癡,我回嘴:「我不是白癡!」他停紅燈時轉頭連續賞我5個巴掌,我第一次被打到崩潰,竟然在爸爸面前哈哈大笑。

謝采倪在網路上公開自己的光頭照,重新思考美醜的定義。(謝采倪提供)
謝采倪在網路上公開自己的光頭照,重新思考美醜的定義。(謝采倪提供)

我一直對自己的外表很沒信心,長大瘦下來後,我都提醒自己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罹癌後我無法工作,外貌改變,人生跌到谷底。我曾經光頭戴帽、素顏,在捷運上被路人斜眼側目嘲笑,還因為中性打扮,被司機罵「死人妖」。我憂鬱到2個月足不出戶,又覺得媽媽的照顧嘮叨很煩,把她趕回彰化,想自己安靜養病。

第一次違抗父母後,我才開始叛逆,在網路上公開假髮照、光頭照,我充滿憤怒,想把情緒發洩出來,就用嘻哈歌曲唱:「經常我走在街上,有時沒穿戴假髮,你要我怎麼樂觀?請維持一點素養,眼睛管好,嘴巴閉上,給癌友一點體諒。」我也創立社群,認識癌友,到處辦講座,漸漸走出來,因為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

罹癌後,爸爸其實有跟我道歉,說以前對我們太專制了。媽媽也有找我談,我才坦承,以前被打時她沒有救我,我其實很受傷,她說她很抱歉,她不知道會造成這麼大影響。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有20幾頂假髮,大波浪捲、空氣瀏海,即使現在頭髮已漸漸長出來,我還是會戴假髮出門,說穿了,還是為了迎合男友或社會主流對漂亮女生的定義。但最自在的時候還是不戴假髮,我還在學習接納和喜歡真正的自己。

更新時間|2019.03.01 09:3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