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19.03.07 22:57

【心內話番外篇】素人媽媽初參選獲1萬3千多票 她為何想參選?

文|陳怡靜    攝影|賴智揚
劉欣宜(左)跟5歲兒子綸綸互動親密,要不要接受媒體拍照,也是綸綸自己決定。
劉欣宜(左)跟5歲兒子綸綸互動親密,要不要接受媒體拍照,也是綸綸自己決定。

2018年11月29日九合一選舉開票,劉欣宜拿下1萬3601票,是新北市第二選舉第二高票落選的議員候選人。看到票數時,她和夥伴既狂喜也納悶:「哪裡來這麼多票?」原本預期選得很差嗎?個頭嬌小、清新可愛的劉欣宜笑了:「原本以為就2、3千票嘛!」接著又說,選舉初期,各單位的民調都沒有她的數字,不是民調很低,而是她根本不在民調範圍。

劉欣宜是親子共學團領隊,去年,親子共學團組成歐巴桑聯盟參選,全台推出21位現市議員候選人,參選人都是素人媽媽,但每個媽媽除了母親的身分,都各自有自己的專業,有人是老師、有人是企劃、有人會設計……都說台灣歐巴桑強大,歐巴桑聯盟各自貢獻專業,從活動、文宣到周邊商品,全都自行策劃,成為一支全民參政的奇兵部隊。

去年九合一選舉,劉欣宜是新北市第二選區議員候選人,公報很引人注意,也是歐巴桑聯盟設計的。
去年九合一選舉,劉欣宜是新北市第二選區議員候選人,公報很引人注意,也是歐巴桑聯盟設計的。

參選時跑選務,歐巴桑都是大隊人馬。大隊人馬也不意外,但歐巴桑聯盟不是傳統選戰隊伍,媽媽們帶著孩子上街,有人負責選務,有人負責帶孩子;這廂在街頭短講、宣傳,另廂在人行道上玩起遊戲,像是街頭育兒園。但想鬆動刻板印象也不容易,劉欣宜記得,有年長的阿姨一臉質疑:「這麼年輕選議員?回去帶孩子啦!」

傳統社會中的威權無所不在,小至家庭裡的父母,大至一國的元首。對劉欣宜來說,街頭上的質疑也是一種威權,她26歲結婚生子,街上總有人教她怎麼帶孩子。兒子綸綸喜歡赤腳,劉欣宜從不制止,「腳底板有很多穴道,他們踩在草地、水泥地,甚至是柏油路上,都有不同的感受,除了讓他們跟環境有連結,也可以刺激他們的大腦。」

走在路上,管的人可就多了。有人嚷「這樣會受傷啊」、有人唸「這樣腳會髒啊」,但劉欣宜總是很有耐性回答對方,孩子確實被玻璃刺傷過,但孩子學會一件事:地上有玻璃是危險的。受傷之後,綸綸還是喜歡光著腳丫,但每次看到路上有玻璃,就會提醒母親注意,還會要求大人:「請把這個清理乾淨,不然小孩會受傷。」

第二高票落選,劉欣宜也是歐巴桑聯盟候選人中的最高票。但起初,她壓根兒不想選,足足考慮好幾個月,為了幫孩子創造更好的社會,才決定投入選戰。在加入親子共學團前,她是個政治冷感者。從小,她就覺得政治很無聊,「我記得,高中時教室裡面有一台電視,中午看新聞,立法院裡很多人打來打去,跳上桌子搶麥克風,講很難聽的話。」

去年九合一選舉,歐巴桑聯盟在各縣市推出21位候選人,各自貢獻所長跑選務。(翻攝劉欣宜粉絲頁)
去年九合一選舉,歐巴桑聯盟在各縣市推出21位候選人,各自貢獻所長跑選務。(翻攝劉欣宜粉絲頁)

荒謬景象讓劉欣宜驚訝,「我常想,他們是認真的嗎?看起來好像開玩笑。」成年了,可以投票了,就像傳統家庭一樣,媽媽投誰、她也投誰,「我就是那種盲目選民!第一次投票選總統,我媽開車從台北載我回台中戶籍地投票,因為她是馬迷,希望我也投馬英九。」妙的是,爸爸是民進黨支持者,結果爸媽分別開兩台車回老家投票。

後來,自己成為母親,產後初期非常憂鬱,在孩子3個月大時,她與先生加入親子共學團,才漸漸找回自己。劉欣宜讀教育出身,原本想當老師,但國小實習的那一年,她苦不堪言,「我沒辦法整天控制一年級的孩子,希望他們跟著流程走。」她記得當時下班後,她總是氣力放盡,癱在沙發上秒睡,一睡就是三、四個小時,才恢復元氣。

劉欣宜內心清楚,她不是不喜歡當老師,而是不喜歡那樣跟孩子相處。「我的想像中,老師跟孩子應該是互動良好的,孩子能自由發展的。」親子共學團的理念是不打不罵不恐嚇不威脅,爸媽跟孩子一起學習家庭裡的民主,拿掉父母威權之後,該如何與孩子相處,溝通彼此的需求,理解彼此想要的是什麼。當父母的過程,她也重新檢視童年、觀察社會,漸漸理解威權的影響。

威權其實到處都是。劉欣宜憶及,兒子不喜歡剪頭髮,因為不喜歡電剪靠近耳朵的聲音,劉欣宜也讓小孩自己決定頭髮長度,有時候一年才剪一次頭髮。有次,母子倆走在路上,有個阿姨指著她說:「小孩不想剪頭髮,妳就是要拖他去剪!不要男不男、女不女。」兒子心中沒有性別框架,只覺得阿姨講話為什麼那麼大聲。但受傷是劉欣宜,「對方不了解我們的互動,為什麼這樣指責?」

「所以共學團的小孩基本上都不太會被威脅,而且還滿會辨識威權的。有時候,大人講一些威脅的話,他們會說,你不可以威脅我。」陪小孩長大也像重新陪自己長大,劉欣宜開始學習辨識威權,「這跟民主很像,從小我們聽爸媽的、聽老師的,但慢慢你會思考。台灣的民主一直在深化過程,從表面上的投票開始,漸漸的,大家會意識到人民有參與意見的權利。」

大至國家,小至家庭。「我們的小孩也是這樣,在家庭的生活裡面也是這樣的。吃什麼、用什麼、看什麼、去哪裡,都可以溝通討論。」綸綸今年5歲了,即將到上小學的年紀,劉欣宜打算讓他自學。我們好奇,不擔心他以後無法適應社會嗎?劉欣宜笑了:「我就是沒有要小孩適應社會啊!我希望他能跳脫框框,每件事都能對話、思辨,我們才能翻轉社會。」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選前,她記得自己思考了很多個月。那時,她好不容易在母職裡找到自己,「我真的想自私一點,只照顧自己的家庭就好。像現在,我知道我是媽媽,但我也是劉欣宜。但想起剛生小孩時憂鬱的自己,我真的很想支持跟我一樣的媽媽們,我希望支持一個女性成為母親之後,還能保有她自己。」但還是落選了,「也沒關係,1萬3千多票,我們的理念,應該有傳一點出去了吧。」

更新時間|2019.03.07 10:2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