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9.06.18 06:58

【老年維特的煩惱番外篇】我叫周夢蝶爸爸

文|李桐豪    影音|吳明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管管軍旅生涯,得空便會到台北武昌街明星咖啡館騎樓找周夢蝶聊天。(管管提供)
管管軍旅生涯,得空便會到台北武昌街明星咖啡館騎樓找周夢蝶聊天。(管管提供)

管管68歲與小他36歲的梁幼菁結婚,梁幼菁說她1997年去誠品聽管管朗讀詩歌,詩人送了簽名書給她,2人開始通信,「我覺得寫信的魔力很大,尤其管管的信又畫又詩又寫的,又貼花弄草,很容易打動人。」詩人的信寫得詩情畫意,擄獲美人芳心。

但其實也不是每個人都吃這一套,詩人說:「周夢蝶給我介紹三次女朋友,因為我給女孩兒寫信像現代詩,把她們給嚇跑了。周夢蝶我叫他爸爸的……」「啊?你們沒差幾歲,怎麼叫人家爸爸啊?」「有一次我叫他爸爸,我朋友說你怎麼叫他爸爸,我說夢蝶對我來講幾乎就像個爸爸,他是河南,我是山東,他比我大10歲,我在台灣無親無故,來到台北跟他認識,我麻煩他很多,我感覺他很喜歡我,我就一個小軍官嘛,軍中有一句話吊兒啷噹通信兵,給我介紹女朋友,我沒事去台北找他去。他不是在武昌街明星咖啡館騎樓賣書嗎,我坐他書攤。你剛剛說我像賈寶玉,他才是啊,他對女生之愛、之呵護,那種人類的愛太難得了,坐他書攤都是漂亮女生。他的書攤就兩個小板凳,他坐一個板凳,女孩子坐另外一個,只要有一個女生跟他聊天,男生過去,他一定不看你,我碰到這樣的事,跟他揮揮手,我就離開了。」

「你會羨慕嗎?」「會啊,誰不會啊。」詩人的反應倒像是我問了一個廢話。

更新時間|2019.06.17 22: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