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5 06:54

【但唐謨專欄】《雙子殺手》 和威爾史密斯一起變年輕的李安

文|但唐謨
李安(左)以《雙子殺手》挑戰觀眾對電影的認知,越來越敢任性衝撞,讓人覺得他越來越年輕。(UIP提供)
李安(左)以《雙子殺手》挑戰觀眾對電影的認知,越來越敢任性衝撞,讓人覺得他越來越年輕。(UIP提供)

綜觀李安將近三十年的導演生涯,很難想像他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從《父親三部曲》之後,李安拍了英國古典文學、美國內戰、武俠、超級英雄、牛仔同志、張愛玲、胡士托、老虎與人.....毫無線性可循 。好像他很想證明自己很厲害,什麼電影都做得出來,你永遠猜不出他下一部片會拍什麼。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李安是個不打安全牌的人,他的每一電影都可以說是「實驗電影」,每次都要試試從沒嘗試過新的東西,新題材,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李安最不可思議的「實驗」,應該是把《綠巨人浩克》拍成「父子三部曲」的第四部,讓很多人很不習慣,覺得怪怪的(但是我就非常愛)。但是有時候,我們得習慣一下這種「怪怪的」。

李安的新片《雙子殺手》以動作片的角度來看,沒什麼好講的。政府官員追殺僱員殺手的故事,我們都看太多了。威爾史密斯的角色,換成哈里遜福特,甚至珊卓布拉克都毫不違和。但是重點就是:威爾史密斯。我們很多人都是把威爾史密斯從小看到大的,都喜歡他幽默可愛的明星形象。現在的他仍然很有性魅力。在這部片中,他飾演被追殺的人,以及追殺他的人,也就是自己追殺自己,年輕的複製人追殺本尊的概念。

《雙子殺手》中的年輕版威爾史密斯,有點邪氣,有點不開心,和我們認知中的他很不一樣。(UIP提供)
《雙子殺手》中的年輕版威爾史密斯,有點邪氣,有點不開心,和我們認知中的他很不一樣。(UIP提供)

年輕版的威爾史密斯,有點邪氣,有點不開心,有點像Grace Jones(80年代黑人名模與歌手),但是依然是看得出年輕人的青澀。如果你喜歡威爾史密斯,你會看到一個跟《絕地戰警》很不一樣,幾乎與你認知中跟他個性完全不同的威爾史密斯,好像他變成了一個陌生人。或許因為生命的不可逆,當我們看到演員扮老妝可以欣然接受,但是看到一個一路看到大的明星變年輕(用數位de-age技術),卻又覺得「怪怪的」。

兩個威爾史密斯,是本片一大的「噱頭」;然而更大的噱頭,當然是這部電影的「3D+高幀率」影像。用「噱頭」來形容李安的電影似乎是大不敬。但是搞噱頭,確實可以在日益平凡無趣的電影世界激盪出生命力;電影史上最偉大的噱頭製造者,50年代的威廉凱索(William Castle),在戲院座椅通電嚇觀眾而流名影史。當年的噱頭是用土法煉鋼;今天的「噱頭」卻是利用科技。事實已經證明了,科技是推動文明進步最大的動力,對於電影也是如此。

可是當一個新科技出來,很可能馬上被玩壞掉,例如3D。我們現在看3D電影已經越來越無感,它已經只是電影公司把觀眾追回戲院的噱頭;然而有些人,卻從3D中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他們會思考、嘗試、實驗新科技。電影大師高達、荷索、溫德斯都嘗試過3D,蔡明亮嘗試過VR,他們也都在擁抱科技、實踐科技的可能性;而李安,他最厲害了,他要用地球上最高規格的影像技術拍電影。

數位/膠片/3D/VR/高幀率.... 光是這些東西已經可以讓電影世界瘋狂到爆了。例如諾蘭永遠用底片拍攝,覺得底片純淨的質感才能達到他的藝術要求;塔倫提諾也用底片,因為他要懷舊,很多導演都是這樣在思考媒材的可能性;李安採取超誇張的方式,他似乎覺得,3D加上高幀率,最能逼近他心目中的電影真實。然而看高幀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爭》的經驗,讓我覺得眩惑且有一股不知所以的不習慣。看高幀率的《雙子殺手》,那不知所已的感覺又重現了,有些東西「真」的可怕;有些畫面的背景風景,細節清楚到「好假」;有時候好像在玩射擊遊戲;有時候有一點VR的感覺(雖然根本不是VR)。那是一種很錯綜複雜的感覺,有些人把這種感覺稱之為「干擾」。

看高幀率的《雙子殺手》,有些畫面的風景細節清楚到「好假」。(UIP提供)
看高幀率的《雙子殺手》,有些畫面的風景細節清楚到「好假」。(UIP提供)

或許我們太習慣過去的觀影經驗了,我們從來沒有不習慣「低幀率」影像,看到斷斷續續的影像就當成是一種「特效」;克里斯馬蓋用照片接起來拍《堤》,是一種藝術。我們從來不質疑「低幀率」,因為我們在太太太習慣了;低畫質其實我們也超習慣,公車上用手機追劇,畫面中根本甚麼細節都看不到,我們仍然看得很開心,因為我們也很習慣。我們最不習慣的,就是太接近真實的真實。太真實,反而造成了恐懼,這彷彿是個哲學問題,其實......只是我們不習慣罷了。

李安導演功成名就,資源豐富,在他的位置,當然要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否則可能沒有人去做了。或許有人覺得《雙子殺手》換成2D/24格之後(一般的電影1秒是24格),就是一部很普通的動作片了;但是何不反向思考一下,一部很一般的電影,因為有3D/高幀率,馬上變成了一場似夢非夢,真實虛假傻傻分不清楚的奇異觀影經驗。這種經驗,用另外一個說法就是「怪怪的」;然而從《綠巨人浩克》開始,「怪怪的」已經是李安電影的精髓,甚至電影哲學的一部分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們可以從許多大導演的身上看到一個藝術家的成長;例如侯孝賢從《風櫃來的人》到《聶隱娘》,就是越來越成熟年長;但是看李安的電影,卻讓我覺得,他似乎越來越年輕,越來越敢任性、衝撞。只是以他的地位,高處不勝寒,在這條路上,他畢竟是寂寞的。所以你如果喜歡過李安,也要喜歡他的「怪怪的」。

更新時間|2019.10.25 06: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