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20.01.02 22:58

【心內話】爸爸的諾貝爾獎

文|陳函謙    攝影|鄒保祥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今年2月,85歲的爸爸騎腳踏車被擦撞,腳受傷無法自理生活,住進療養院。我去探望他,他腳步危顫,卻說自己已康復,每天可做100下伏地挺身,一週打3次網球。我一摸他的破舊網球袋,拉鍊已卡死拉不開,球拍恐怕也好久沒拿出來。

我陪爸爸去吃午餐,他向鄰座老人炫耀:「我5個兒女都很會讀書,這是大兒子,在大學當教授喔。」又吹噓他過去開工廠,管理5,000名員工,簡直是經營之神。我小時候,爸爸確曾與人合夥開紡織廠,但員工是5人而非5,000人,不到3年就因他的帳目不清,合夥人全部鬧翻。

爸爸生得高大體面,台北工專紡織科畢業,又是6兄妹中的老么,很受阿嬤疼愛,卻養成自我中心,浮誇不實的性格,常為小事暴怒,痛毆媽媽。記得有次他拿掃把用力揮向媽媽的頭,媽媽用手一擋,指甲都打裂了。

我國三時,媽媽帶我們搬走,靠著在小學教書,獨力養大3兒女。我大學畢業後爸媽離婚,爸爸再娶一名國中老師,又生了2個女兒。幾年前,2個小妹來「尋親」,談到老爸就哭了:不付家用、屢次外遇、為細故暴打妻小、小妹為保護媽媽挺身與老爸大打出手…,她們也被打到搬家,這回爸爸可堅決不離婚了,一直住在他太太婚前買的公寓,水電瓦斯連健保費,都由太太負擔。

這些年,爸爸變成獨居老人,我瞞著媽媽偶爾去看他,給他一點錢。他不曾提起往事,只是膨風自己的體能、經商成就,以及晚年自製販售的草藥,治百病、救人無數,若將他的「研究」寫成論文,可以得諾貝爾獎。

看著爸爸志得意滿的表情,我忽然發現,他都沒有變。他的虛誇、沒有誠信和責任感,導致人生一路挫敗,也傷害2任太太和5個兒女。

其實我並不恨爸爸,我還記得他曾開車載我們兜風,還帶我們去吃夜市。一轉眼,爸爸也老到無法再傷害任何人了,他如果想得諾貝爾獎…,就頒給他吧。

R先生,57歲,大學教師,台北市

更新時間|2019.12.26 02:5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