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人物

【心內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林盛棠,年齡、職業不透露,台北市
林盛棠,年齡、職業不透露,台北市
我小時候因為陰柔氣質,沒什麼朋友。曾有人罵我娘娘腔,我把他揍一頓丟進垃圾桶裡;還曾經把一個罵我的女同學從樓梯上踢下去,造成鎖骨骨折。我會這麼暴力,也許是因為爸爸是家暴慣犯,他曾把我媽媽的頭皮扯下來,還曾威脅要殺死我們全家。
上了國中,長髮和女性化裝扮,讓我在學校常常被霸凌,根本沒什麼朋友。那時媽媽更年期,每天都要吃女性荷爾蒙,我偷藥來吃,每天睡覺前都祈禱早上醒來可以變成女生,後來媽媽發現,把藥藏起來。
凱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們小學二年級認識,他跟我一樣會被人家笑娘娘腔。我跟他聊什麼,他都會大笑。國中開始,我們每天都會講電話,網內互打免費,有時一天可以聊5、6個小時。有一次我被爸爸揍,我跟凱棠說我不想去補習班,坐在學校的廁所旁一直哭,凱棠就來陪我。
上五專後,我被爸爸硬拖去剪掉長髮,學會隱藏自己以後,我沒再遇到霸凌。但凱棠跟我相反,他上高中後被霸凌得很嚴重。有一次跨年,他騎機車載我,一邊飆車一邊瘋狂大笑,我覺得他異常,勸他看醫生,凱棠後來診斷出重鬱症,常常幻聽,幻聽的內容是要他去自殺。
林盛棠(左)與好友凱棠(右)。(林盛棠提供)
5年前,凱棠在租屋處燒炭自殺。我是無神論者,每個宗教都說自殺會下地獄,為了凱棠,我去教堂、去宮廟,請求神明網開一面,不要讓凱棠下地獄,他是病死的,不是自願要死的。

歡迎加入鏡週刊 會員專區

限時優惠每月$49元
全站看到飽

$5元可享單篇好文14天
無限瀏覽

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