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戲劇的王小棣回憶往事,比手畫腳,活靈活現。他說念淡江中學的時候,有個修女德姑娘說他既然這麼喜歡在課堂上耍寶、模仿老師,幹嘛不去考戲劇系?他聽完,心裡嘟噥著:「蛤?戲劇系,有沒有搞錯啊。反正我是壞學生,妳愛怎麼講,就怎麼講吧。」其時,藝術教育並不受社會重視,他以為修女在糗他,沒想到考大學聯考居然就考上了文化戲劇系。

「我考上戲劇系覺得很羞恥,小時候跑出去看野台戲,大人常講為戲子與女人難養也,大學多麼難考,難到當戲子也要念大學嗎?」不被看好的壞孩子考上大學,父親很開心,並不在乎他考上什麼科系,甚至送他一本《中國十大戲劇名家》。他在學校讀田納西威廉斯、莎士比亞唸出興趣,後來更到美國攻讀戲劇碩士。

1975年,他前往美國德州三一大學就讀,2年後取得劇場碩士學位,轉而進入舊金山州立大學修習電影。「(念戲劇的時候)我在學校演雙頭怪物,大家叫好,隔年老師叫我演《慾望街車》白蘭琪 ,我說我不演女生。老師問我,是不肯演,還是不會演?他說會演,但不肯,老師問了一句「So you want to be less?」 (你要成為一個比較狹隘的人嘛?),這一句話問倒了我,我真的要變成那個比較狹隘的人嗎?我傻住了,我沒有從這個角度想問題,後來,我演了,很成功。從此不大會被這個問題(性別)困擾。」

性別的框架等於被研究所老師打破了,那個成長過程之中困擾他的問題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