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面貌各自不同,故事卻極其相似。為了更好的生活,他們必須逃。

阮國非的哥哥、妹妹、同鄉玩伴,全都是逃逸外勞。在台灣,每13個外勞,就有1人逃跑。為什麼比例這麼高?為什麼明知道要背負躲警察、沒有身分的壓力,還是要以命相搏,孤注一擲?

過著地下非人生活,感覺是什麼?阮國非告別式上,阿俊(化名)告訴我:「就是每天都有一點害怕。」阿俊原先在台南布料工廠,受不了每月被苛扣薪資,決定逃跑,流浪到台北,又到新竹。「之前在台北工廠,左手中指被機台壓到爛掉,我自己去醫院,付了1萬5,休息了3個月。」

來台8年,逃跑6年,阿俊現在在建築工地做粗重的工作,1天工資1千5。「很辛苦啦!每天都曬太陽,從早上6點到晚上6點,都做台灣人不要做的工作,逃逸的都這樣。去年蔡英文上台後,被抓的人變多了,常常聽到誰誰誰被抓了。其實警察明白講,如果上面沒有說要專案業績,他們不會動我們。他們知道我們很辛苦,也知道我們住在哪裡,但是不動。」